“恶意竞争”月底开庭,Soul的灵魂追得上IPO的脚步吗?

“Soul上有趣的灵魂,是我配不上了”

“恶意竞争”月底开庭,Soul的灵魂追得上IPO的脚步吗?

文|熔财经

作者|易道

继陌陌登陆纳斯达克后,同样主打陌生人社交的Soul也在紧急抢滩“上岸”。

尽管商业模式备受质疑,但Soul还是决定叩开资本市场的大门。6月18日凌晨,Soul更新招股书,拟发行1320万股,发行价指导区间为13-15美元。按发行价区间中值计算,筹资约2.74亿美元,市值完全摊薄后约为18亿美元。

与此同时,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Uki)以“其他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起诉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Soul),也已经立案,目前,Soul已被冻结2693万元。据相关法律文书显示,案件将于6月29日在浦东新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

案件简要的前情是Soul运营合伙人因通过钓鱼的方式故意设局、恶意举报Uki涉黄被逮捕。

有意思的是,Soul此前在招股书中称“我们在此事中没有过失责任”,在更新招股书的风险提示中,就变成“我们无法控制员工的行为”“没有被发现对他们以个人身份犯下的错误负有责任”,把所有的事情一干二净“甩锅”到员工身上,自己照样享受敲钟上市拥抱资本的风光。难道,Soul创始人张璐就真的毫不知情?

Soul竟然在讲“不赚钱,交个朋友”的故事

社交赛道从来不缺来者,这几年在无数的死伤中,也确实跑出来了一些产品。当然,熟人社交基本上已经被微信牢牢把控,跑出来的产品,多在陌生人社交领域。比如,默默、探探、Uki,以及已经迈出上市步伐的Soul。

“恶意竞争”月底开庭,Soul的灵魂追得上IPO的脚步吗?

据Soul招股书,截止2021年3月,Soul的DAU为910万,其中73.9%为90后用户。年轻人成为了当之无愧的主力军。

可是,这场看似灵魂找到了慰藉的“浪漫故事”,背后却是Soul从线上到线下,从视频广告到软文植入,砸出去真金白银换来的用户量。

招股书显示,Soul费用组成中,占比最大的部分为销售及市场费用,该项支出主要由广告费用组成。2020年,Soul支出的广告费用为6.02亿元,同比增长206.2%,广告费率达到120.9%;到了2021年第一季度,达到4.50亿元,同比增长777.6%,广告费率进一步上涨至192.9%。

“恶意竞争”月底开庭,Soul的灵魂追得上IPO的脚步吗?

并且,Soul称,下一步依旧会将提升用户规模作为当务之急。

当广告费用增速已经远高于其DAU、MAU增速的情况下,Soul还要继续加大投入维持大规模的用户增长,核心问题应该只有一个,即商业模式单一的Soul,让Soul进入了一个赚钱越多亏损越多的怪圈,只有靠用户规模扩大后,才会有更多变现路径。

Soul的商业变现来源虽然有增值服务、广告收入、发行虚拟货币这三块,但基本上都来自于增值服务,也就是主要依靠用户付费。

但用户付费带来的营收,却赶不上高额的广告费用支出。

显示在数据上就是,2019年、2020年、2021年一季度,Soul收入分别为7071万元、4.98亿元、2.38亿元,但2019年和2020年Soul分别亏损3.49亿元和6.01亿元,而2021年一季度就亏损了4.1亿元。

“恶意竞争”月底开庭,Soul的灵魂追得上IPO的脚步吗?

(图片来自新经济IPO)

而除了内因,让Soul焦虑自身的用户规模,还在于,前有和探探一起坐拥4、5亿用户且实现连续24个季度盈利的陌陌,后有Uki这样的强劲对手。这也是为什么Soul前员工会设局恶意举报Uki,引发出前文所说的即将开庭的“不正当竞争”案件。

只是,截止2021年第一季度,账上现金只有4.75亿元、负债5.76亿元的Soul,还怎么扩充用户规模呢?即便流血上市,资金危机能得以缓解,还没有摸索出一条能跑通的商业模式,资本市场还有持续听“灵魂港湾”故事的耐心吗?

“是我配不上这个app上‘有趣’的灵魂了”

其实,对于“花钱换量”的Soul来说,更紧急的事项或许在于怎么留出老用户、留存新用户,而不是只盯着拉新来提升用户规模。

不然,用户池也只会是个漏斗,来一个新人走一个旧人,甚至钱花出去了,人没留下来。

截止2021年第一季度,Soul已有3230万日活用户,但根据市场相关数据统计,Soul次月留存率仅有16.17%,低于探探的42.47%。

曾经让年轻人感慨“灵魂有人懂得”的Soul,如今留存低,让他们感慨“没内味儿了”,大概有两方面的核心原因。

其一,盯着用户扩容、探索商业路径的Soul,得到了越来越大的用户池,但也失去了“灵魂港湾”的初心。

网络上有一个段子,“出生超过800天的Souler,建议别撩了”,因为如果一个人注册Soul好几年了,还在玩Soul,就意味着TA根本不是来找对象的。

这个段子某种程度上解释了,陌生人社交的本质,一定有“荷尔蒙”三个字。哪怕Soul在成立初期极力避免,但一旦要做大,就难免变质。

当然,现在的Soul为了让社区氛围更加良好,即留住老用户,也方便探索商业化路径,也做了一些引导和努力。

比如,从去年开始,Soul针对音乐、摄影、旅行等21各板块开放了SSR(soul super real)资格申请,用户只需满足“近30天原创内容量大于等于10条”和“持续在相关领域贡献内容”两大条件,就能成为SSR达人,享受流量扶持、榜单推荐等优质待遇。

同时,还引入了狼人杀、群聊派对等游戏娱乐功能,甚至还上线了社交购物玩法“Giftmoji”。

Giftmojis是可以兑换为实体礼物的虚拟礼物,发件人从平台提供的精选实体商品清单中选择产品,而收件人可以在打开神秘礼盒后选择是否兑换,等接受礼物方确认兑换,填写详细住址后,就交由合作伙伴发货。

这个过程有点类似盲盒礼物。对于Soul来说,这一模式既可以收取各大品牌的入驻费,还可以赚取用户购买礼物的利润。

但就是Soul这些看似既能维护社区氛围,又能实现用户扩容、探索商业路径的行为,让不少老用户觉得“恶心”。

在知乎“现在的soul让你感觉恶心吗?”这一问题下,一大批老用户都表示负面情绪,甚至有个老用户自嘲“是我配不上如今这个app上‘有趣’的灵魂了”。

“恶意竞争”月底开庭,Soul的灵魂追得上IPO的脚步吗?

其二,女性社交软件的优势,也成了涉黄信息不断、杀猪盘屡禁不止的违规“温床”。

soul一直强调自己并非约炮软件,soul创始人张璐曾说过。

Soul创始人张璐也说过,Soul在某种程度上更像是一个女性社交软件,它不能跟以“约”为主的软件同台相论,只以“交流”为核心目的。

据招股书数据:在Soul如今累计注册的1亿用户中,女性用户以55%的占比,高于45%的男生用户占比。

“恶意竞争”月底开庭,Soul的灵魂追得上IPO的脚步吗?

(图片来自商业数据派)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正是因为Soul上有更多的女性用户,有针对性地一些约炮信息、色情内容。比如,Soul曾被报道,平台上曾有用户发“想养个萝莉,一个月愿意给一万生活费”,评论区有多名用户回复。而Soul树洞的语音,很多是淫秽信息。

2019年6月,包括Soul在内的26款App因传播违法违规音频内容而下架,被国家网信办全面集中整治;同年11月,Soul再次被App Store下架。

除了涉黄风险,Soul平台上还屡有杀猪盘事件被曝光。

据直面派报道称,Soul上的大部分骗子以创业者、成功人士、高学历人士自居,最初对受骗者嘘寒问暖,一旦聊到赚钱、副业等话题时便开始推荐类型不一的诈骗项目,涉及彩票、比特币、投资平台等。

而在知乎上搜“Soul杀猪盘”,很多都是女性用户的血泪史,有的女性甚至被骗了几十万。

“恶意竞争”月底开庭,Soul的灵魂追得上IPO的脚步吗?

有意思的是,Soul此前的招股书称,由于Soul的数据隐私权措施存在某些缺陷,收到监管部门书面通知要求予以纠正,但没有对Soul施加任何惩罚。而更新之后的招股书,并没有作出明确的风险提示。

Soul这样含糊其辞,本质上还是担心由于平台口碑问题,会有被资本市场不看好的风险。只是,Soul也许更应该明白,资本市场会不会花钱买单,取决于用户会不会用脚投票。

尤其是其恶意竞争事件被上海牛咖信息科技有限公司(Uki)起诉立案开庭后,有知情人士表示,庭审时或将展示直接关联Soul母公司上海任意门科技有限公司的证据。

也许6月29日法院的公开庭审能给我们揭露更多细节,背后深藏的故事也将浮出水面。

上市的故事,究竟有多少用户还想听不好说,但既然是“灵魂港湾”,年轻人应该会想知道,在大是大非面前,Soul自己到底有没有灵魂了。

参考资料:

财报看公司《砸钱换用户的Soul,是年轻人“灵魂避风港”还是“杀猪盘匿藏地”》

互联网分析师于斌《上市的Soul还有灵魂吗?》

螳螂财经《流血上市又被冻结几千万,遭Uki起诉的Soul能否突围?》

锌财经《Soul,被扼住灵魂》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熔财经:城市商业新媒体,区域经济链接者,产业趋势发现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01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