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招黑马的下一个十年拼什么

近来网络招聘领域颇为热闹。

近来网络招聘领域颇为热闹。一边是老牌的招聘巨头前程无忧,决议私有化退走纳斯达克;另一边是移动新秀Boss直聘在纳斯达克风光上市,并在上市首日股价即飙升95.8%,市值拉升至148亿美元,折合人民币952亿元一度逼近千亿市值,一举刷新了互联网招聘平台在美股上市的历史记录。

 

所谓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两者的一来一走颇具隐喻色彩,这似乎也标志着旧的PC时代大幕已经临近终结,而以智能化、移动化为代表的新网络招聘时代正在到来。

网招黑马的下一个十年拼什么(配图来自Canva可画)

旧格局里面长出来的招聘黑马

 

借着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东风,在线招聘在过去10年间经历了又一轮爆发式发展。作为参与这场在线化大潮的一员,Boss直聘仅仅用了7年多时间,就在由中华英才网、智联招聘、前程无忧等PC三巨头笼罩的旧格局之下撕开了一条口子,逐渐站上了行业第二位置,成了在线招聘领域名副其实的一匹黑马。而BOSS直聘能够发展如此之快,与其对行业旧模式的革新有很大关系。

 

从行业特质来说,在线招聘市场是个典型的双边市场,平台一边连接着B端的用人企业,另一端则连接着C端的求职者。而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之内,由于B端客户才是网络招聘平台的“金主”,所以网络招聘平台的很多基础设施建设,都更倾向于B端市场的需求,而甚少考虑C端市场的需要。

 

这样的供给逻辑使得平台在用户基数有限的情况下,随着网络招聘平台企业规模扩大,招聘效率开始急速降低,中小企业面临的“招人难”问题依旧没能得到很好地解决。很多企业为了提升自家招人的速度,不得不打广告将自己的招人需求置顶,但这样的方式虽然增加了招聘企业的招人成本,但不一定能够取得其想要的成绩,效果自然大打折扣。

 

另外,过去以B端为中心的发展模式,使得企业与求职者之间只能进行单项沟通,整体沟通效率很低。

 

作为从传统在线招聘行业里面出来的人,Boss直聘创始人赵鹏对这一切心知肚明。为此,他开创了两个方面的创新:一是建立以用户为中心的在线招聘新模式,通过“直聘”的“去中心化”模式赢得用户,从而增强其对B端用人企业的话语权;二是推进以社交匹配和算法推荐的移动化策略,使用户与意向企业之间形成高效的“人岗匹配”,从而提升企业和用户双边市场的满意度。

 

BOSS直聘的新模式由于戳中了行业痛点,很快便在迅速到来的移动化浪潮中流行了起来。作为模式开创者,Boss直聘凭借其先发优势,也坐上了网络招聘新时代的“头把交椅”,睥睨竞对好不威风。招股书显示,截止今年3月份,Boss直聘的平均MAU已经达到了3060万,单以MAU来计算,Boss直聘已经成了业内名副其实的第一大在线招聘平台了。

 

迅猛增长的后遗症

 

不过,在Boss直聘飞速增长的背后,其为推动增长所做出的系列举措,也开始显露出了明显的“后遗症”。

 

首先,是止不住的亏损“失血”。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0年和2021年一季度,其净亏损分别为5.02亿元、9.42亿元和1.76亿元,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4.68亿元、2.85亿元和1.28亿元。仅用了三年时间,Boss直聘就亏掉了9亿元,其亏损之快可见一斑。

 

而导致其开支和亏损增加的很大原因,还在于其广告营销费用的增大。数据显示,2019年市场推广和广告投入费用是9.17亿人民币,而到了2020年,这一数字上涨到了13.47亿,增速超过了60%。也就说Boss直聘花了逼近14亿的广告营销,导致了多达9亿元的亏损。

 

而在2021年第一季度,Boss直聘的营销费用更是花了6.19亿,是2020年第一季度的2倍,其也同样未能实现盈利。不过,目前Boss直聘也意识到仅仅通过烧钱营销难以持久,其也在尝试社交招聘等新方式,但在该模式尚未成型之前其仍摆脱不了烧钱扩张的旧模式。

 

在其披露的招股书中,Boss直聘曾对外透露称,其上市所募集资金仍将有相当比例用于市场营销。可见在未来一段时间内,Boss直聘对营销的依赖仍不可避免。

 

其次,高速增长之下由于审核不严带来的灰产问题日益浮现。此前985高校大学生李文星误入传销组织殒命一案,曾让Boss直聘一时风声鹤唳。随后Boss直聘加强了审核,但新的网络灰产换了个身法,又在野蛮生长的Boss平台重新上架了。

 

此前很多公司假借招聘生活助理、董事长秘书等为名,对外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一度引发舆论的普遍谴责。而在这些招聘乱象中扮演“守夜人”角色的Boss直聘,自然难辞其咎。

 

蓝领阶层恐难破商业化难题

 

从根本上来说,Boss直聘选择放松审核,本质上还是其在做商业上的一种取舍,即寄希望于通过增长掩盖一切现实矛盾。事实上,作为其商业化的两翼,用户和雇主的增长对于营收模式单一的boss而言,几乎是其在“头把交椅”尚未坐稳的情况下的无奈之举。

 

招股书显示,Boss直聘在营业收入中为企业提供在线招聘服务占营收的99%,其他收入仅占营收的1%。相比之下前程无忧在收入上更加多样化。前程无忧在校园招聘,培训,评估公司薪酬等方面占比达到41.79%。招聘业务起家的前程无忧,在多样化战略下已逐渐降低公司对招聘业务的依赖。

 

另外,这种单一的盈利模式,也让Boss直聘在面对亏损时显得力不从心。因此,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讲,在上市融资的同时加码新业务则成了Boss直聘的必然选择,而发力更加下沉的蓝领市场就是其做出的重要尝试。

 

据Boss直聘财报中的用户结构数据显示,其白领人数为1.79亿人,占比为55%,蓝领和大学生用户分别占28.8%和16.2%,相比白领用户群体,Boss直聘的蓝领用户阶层,显然还有很大的增长空间。Boss直聘也在其招股书中明确表示,上市所募集资金将有相当部分用于拓展蓝领市场。

 

不过,相比白领和金领群体来说,基于蓝领用户带来的AARPU(每付费用户收益)更低,这意味着商业化变现的难度加大。2020年,Boss直聘的平均ARPPU为864.2元,而同赛道的猎聘、前程无忧早已进入几千元的序列。可见,蓝领市场或许在短期之内还很难破解其盈利难的问题。

 

回归服务本身才是核心关键

 

从当下来看,回归服务本身或许才是对Boss直聘来说更为重要的事。毕竟,相比前程无忧、猎聘和智联招聘等平台来说,Boss直聘目前的商业化还比较初级,其可挖掘的空间还比较大,未来随着平台用户基数的增多,并不缺乏新的商业化空间。

 

但摆在当下的重要问题是,作为重要的服务性行业,Boss直聘在网络招聘领域建立的护城河还能否长久保持。

 

一方面,一直以来把钱花在营销上的Boss直聘,难免在业务上失焦。比如,大量的钱被用于营销获客之后,Boss直聘很难有更多的钱,用于了解新入驻的求职者与雇主在当前阶段的真实意图,长此以往必然会削弱其原本存在的直聘优势。

 

另一方面,直聊模式虽然是行业创新,但可复制成本较低,行业护城河并不稳固。比如,Boss直聘的直聊模式,被行业竞对用于自己的产品迭代上。如今智联招聘、猎聘、拉勾网、斗米等互联网招聘平台纷纷上线直聊功能,以提升招聘双方沟通效率,直聊已经成为行业标配。

 

可见在可预见的将来,无论是单纯的烧钱营销,还是直聊模式衍生出来的新模式,对boss直聘来说都将不再是其独有优势。而随着在线招聘行业进入稳定发展期,传统野蛮生长的方式也将不再适用,届时回归服务本身终将成为核心关键。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11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