雍禾医疗“秃”袭IPO

“我变秃了,也变强了”,这句话既是一个网络流行梗,也是当代年轻人的真实写照。无论是不断加剧的竞争压力,还是长期熬夜、失眠等不健康的日常生活状态,都让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开始加入到脱发大军的行列。有数据显示与上一代人相比,当代年轻人脱发的平均年龄提前了15至20年。

脱发困扰的愈发严重,使原本并不受待见的植发机构开始受到追捧。作为植发行业巨头之一的雍禾医疗,也于近日提交了招股书,正式开启了冲击IPO的新征程。

雍禾医疗“秃”袭IPO(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上市正当时

从行业来看,新冠疫情给医疗行业带来的外部巨变,在催生行业高景气增长的同时,也让其他医疗板块受到了广泛关注,这其中也包括雍禾医疗所在的医美赛道。当然,雍禾医疗选择在此时上市,还跟医美消费市场的自身变化有很大关系。

一方面国内脱发人群快速增多,植发市场在急速扩大。据卫健委调查数据显示,早在2019年我国的脱发人数就超过了2.5亿,这意味着平均每6人中就会有1人脱发,其中男性脱发人数约为1.63亿,女性脱发人数约为0.88亿。而脱发人群的不断扩大,也预示着将来可能接受植发手术的潜在人群在增多,受此影响整个植发行业也进入了快车道。

而从植发市场的现状来看,虽然我国存在脱发困扰的人群不在少数,但实际上接受植发手术的患者数量却并不多。据雍禾医疗的招股书显示,2020年在我国进行的植发手术仅为51.6万例,渗透率为0.21%,这也从侧面反映出我国的植发行业潜力巨大。

另外,随着人们对外表的自我意识的崛起,有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为外表投资。好看的外表能够给别人留下深刻印象,随着愿意为改善外表形象而投资自己的人群不断壮大,“颜值经济”也应运而生,作为医美行业分支之一的植发行业自然也迎来了高速发展期。

另一方面是居民收入的提高,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可负担得起植发手术的高昂费用。早年间由于人们的收入有限,植发手术动辄上万元的高昂手术费用,令不少脱发患者望而却步,人们也不愿意为此类不危及性命的脱发问题而去承担高昂的手术费用。而如今随着人均收入水平的提升,使得植发医疗费用比之前更容易负担。

有具体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增加到了人民币32189元,其中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经达到了43834元。种种因素的叠加使得植发行业迎来了新机遇,雍禾医疗选择于此时上市也就不足为奇了。

“植发第一股”的IPO底气

目前国内的植发行业格局未定,总体上呈现出多强相争的局面。在此种情况下,谁能率先上市则意味着其能先人一步进行融资,进而在后续发展中抢占先机。而雍禾医疗能率先IPO冲击“植发第一股”,也是有所倚仗的。

首先是其分支机构覆盖了全国主要城市,形成了规模效应。对民营医疗机构来说,倘若一直局限于一个地区,即使名声打得再响,其发展空间也会很快达到天花板,而连锁模式却可以为其提供更广阔的增长空间;对患者来说,大型的连锁医疗机构具有更强的可信度,能为其提供较为稳定且高质量的医疗服务。

据悉,雍禾医疗经营着我国最大、数量最多的连锁植发医疗机构。招股书显示,截至目前,雍禾医疗已经运营了51家植发医疗机构,覆盖了全国50个城市,其中包括4个一线城市、15个新一线城市、25个二线城市以及6个较低线城市。医疗机构数量的增加也带动了植发患者总人数的增加,其患者人数已经从2018年的35177人增加至2020年的50694人。

其次是突破了单一业务桎梏,形成了一站式毛发医疗服务体系。据悉,雍禾医疗已经建立了以医学毛发状况为核心,并辅以手术、仪器、药物等多种治疗手段的毛发医疗服务一站式体系,为患者提供了全面的治疗方案。

除了植发业务之外,雍禾医疗还在往医疗养固服务领域发展。先是在2017年收购史云逊在中国内地的业务,并通过店中店的模式在各个植发医疗机构中设立史云逊医学健发中心,为患者提供医疗养固服务。

最后是通过技术赋能业务,极大地提升了消费者体验。雍禾医疗建立了先进的业务管理系统,并实现了实时展示及分析各种关键运营指标。即时展示资料提高了其医疗服务的透明度,而分析所收集的资料则可以更加快速精确地发现并满足患者需求。而其推出的智能咨询服务软件,能够为不同类型和不同治疗需求的患者自动提供定制服务。

另外,雍禾医疗还积极推出智能化设备和线上医疗服务,通过为患者提供更加专业、更加便利的服务来提高患者的就诊体验。

并非尽善尽美

尽管雍禾医疗有其过人之处,且从其业绩来看已经实现了连续三年盈利,但这并不意味着雍禾医疗就可以高枕而卧了。恰恰相反,雍禾医疗还面临着许多困局。

其一,营销费用高企。在雍禾医疗实现营收增长的同时,其高昂的营销费用同样惹人关注。招股书显示,从2018年至2020年,雍禾医疗的营业收入分别为9.34亿元、12.2亿元和16.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0.36亿元以及1.63亿元;销售和营销费用分别为4.64亿元、6.5亿元和7.8亿元,营销费用在总营收中所占比重分别为49.6%、53.1%和47.6%。

虽然大面积的广告营销为雍禾医疗提高了品牌知名度,并带动了患者总人数的增长,但高昂的营销费用也在极大程度上降低了雍禾医疗的利润空间。

其二,负面消息频出。正所谓成也营销败也营销,大面积的营销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雍禾医疗业务的发展,但过度的营销也引起了不小的反噬。雍禾医疗曾因广告违法被处罚多次,也曾因虚假宣传、植发没效果等众多问题被用户投诉,而其涉嫌诱导患者贷款的消息更是将雍禾医疗推至风口浪尖上,频出的负面消息使雍禾医疗备受质疑。

另外,不断增多的竞争对手也给雍禾医疗造成了不小的压力。就大环境来说,可提供植发服务的机构并不在少数,除了包含雍禾在内的大型连锁植发机构之外,还有不少公立医院设有植发科室,一些美容院也提供植发服务。另外,在企查查输入关键词“植发”,搜索出来的相关企业数量为1482个,这也意味着雍禾医疗所面临的竞争只会愈发严峻。

就总体情况而言,倘若能够上市成功,在“植发第一股”名头的加持之下,雍禾医疗会获得不小的关注度。但如果其自身所存在的问题无法得到妥善解决的话,雍禾医疗的未来发展仍会充满未知和变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114.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