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宠资本市场,B站想借长视频翻身?

近日有媒体披露数据表示B站DAU已超过6500万,成为仅次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第三大长视频平台。

近日有媒体披露数据表示B站DAU已超过6500万,成为仅次于爱奇艺和腾讯视频的第三大长视频平台。

且不论6500万用户里有多少是长视频内容的DAU,让人疑惑的是,一个以UP主生产、搬运中短视频为核心商业模式的社区,怎么突然就被定义成长视频平台了?

从二次元到直播到短视频再到长视频,被各色“战略概念”包裹的B站,今年却被资本狠狠地泼了一盆凉水。

资本市场失宠

今年3月,B站二次上市登陆港股,彼时B站美股刚创新高,价格接近160美元一股,市值一度超过530亿美元。高光之后,B站的股价没能再给投资者带来惊喜,目前B站美股股价在80美元左右,港股股价600港元出头,都距离最高点下去至少40%。

失宠资本市场,B站想借长视频翻身?

犹记得2020年B站带给资本市场的兴奋感,基于疫情影响的互联网用户粘性短期爆发的大背景,有中短视频、二次元、年轻用户、社区化、直播等概念加持,B站的故事和想象空间一时间吸引到资本市场的大量目光,股价连续飙涨。

但今非昔比,股价的持续下探和价值回归,证明多数投资者不再对B站感兴趣,B站身上那个独特的互联网内容故事,吸引力也大大下降。

对于资本市场的颓势表现,其实B站并非不在乎,从游戏电竞到内容商业化,从差异化社区到测试轻视频,B站一直在加速扩张自己的商业化版图,试图通过边界的扩张以及有别的商业模式,来重新博得资本市场的青睐。

但现在看来,这些动作和战略概念,没有给B站加分,至少在资本市场看来是如此,反而因为持续扩大的亏损数据,吓退了一批认为B站烧钱刹不住的投资者。

现在的“第三大长视频平台”也是如此,看起来是一个很有价值的概念性头衔,但问题是长视频并非B站当前的核心内容模式,而且关于长视频的用户量、付费率、留存率这些关键数据,B站也没有披露,所以这个概念比较虚。

其实用概念讲故事、刺激股价的上市公司有很多,但没见一个成功的,比如快手今年6月宣布全球月活破10亿,但之后股价没有反弹,而是继续下行,目前股价与最高点相比跌掉了8成左右。

所以说,一旦资本市场再认可曾经的故事,那企业用再多概念来刺激投资者感官也无济于事,因为从资本市场不再看好的那刻起,公司就已经被打入下行通道了。

矛盾的商业模式

B站被各种商业概念包围,实际上也是边界扩张的一个必然结果。但细看这些五花八门的概念,B站真正钟情的还是内容,而内容这块,原本以中短视频为主的B站,这几年不断在向“优腾爱”的长视频以及“抖快”的超短视频靠拢。

登陆资本市场后,B站野心越发庞大,不断试图把短、中、长视频以及直播全部放到自己的内容生态里面。到今天,B站的内容生态看似很丰富,实则也比较臃肿,重心慢慢变模糊。

最为致命的一个问题在于,B站这种什么都想要的战略,实际上存在明显的内在模式矛盾,而这种矛盾,就是长视频模式和短视频模式的矛盾。

抛开流量广告,长视频盈利模式主要靠付费会员,而短视频盈利则主要靠内容电商,而从用户角度看,长视频和短视频的观看时长、习惯都有很大差距,再从产出上来看,长视频需要专业产业链的支持,而中短视频门槛相对较低,任何人都可以生产。

B站当前的商业模式还是以UP主生产内容带动用户流量,内容生产门槛低,盈利来源包括游戏、广告、增值服务等,所以模式上更符合中短视频的定义。

至于长视频内容上,和几个头部平台相比,B站的长视频内容储备规模仍然有限,且付费会员规模也存在差距。尽管B站近年来加速发力,但长视频内容的质和量,都需要长时间的累积和打磨,背后需要有可靠的产业链支撑,B站想要弯道超车,打造成熟的长视频内容模式,短时间内不大可能实现。

现在再看“第三大长视频平台”的定义,显然是站不住脚的。如果B站真要转型为长视频平台,意味着战略上会转向内容产业链建设,那么现在依附B站生存的大量UP主未来很有可能被淘汰,一旦没有了UP主持续的内容生产力,平台的内容生态还能健康发展吗?被UP主所吸引的用户们会大量流失吗?这些都是B站需要慎重思考的问题。

即使退一步说,长视频模式的概念对B站未必是好事。原因在于长视频平台目前的生存状态也并不理想,普遍处于亏损状态,而且市值上也不受资本市场待见。比如爱奇艺目前市值只有80多亿美元,300亿美元的B站,就算搭上了长视频的车,资本市场也不会有什么反应,所以“第三大长视频平台”的概念终究还是无法打动机敏的资本市场,对B站股价难以起到提振作用。

版权生态的弱点

B站的内容生态和流量吸引力,长期建立在大规模UP主频繁的、规模化的创作内容基础之上,这意味着,B站内容生态目前还面临一个更加严峻的潜在风险,那就是不少UP主以个人名义创作的内容没有获得授权。

今年国家有关部门和长视频行业对盗版侵权打击力度加大,并新修了《著作权法》,加码了对侵权盗版的处罚力度,与此同时创作者、明星和长视频平台方也多次联合呼吁尊重原创、打击盗版,维护版权所有者的合法权益。

前段时间三大头部长视频平台炮轰短视频平台野蛮的侵权、抄袭行为,而最近央视也公开抨击了短视频对奥运转播内容的野蛮侵权,并表示已经对各类侵权活动展开调查取证,以及依法坚决查处东京奥运会盗版侵权行为。

不仅国内在强化版权保护法规和加大严打力度,最近有新闻指出日本逮捕了3名侵权的短视频创作者,涉案处罚金额甚至可能超过1亿日元。

在国内严打短视频内容侵权和盗版的大背景下,未来短视频内容创作者的侵权行为,很可能要付出更大的违法代价。对于B站这类依靠短视频创作者生产内容的平台,有可能要迎来持续的内容创作者洗牌,而内容创作者规模一旦下降,对B站的商业模式和成长性或许会带来不小的打击,资本市场的态度会降至更低的冰点。

不论怎样,B站的现有商业模式决定了其面临着一定的版权生态风险,所以就算是转型长视频平台,如果不考虑从版权获取上找到解决方案,最终可能还是难以实现突围。

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29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