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从山西最年轻首富到中国第一败家子,李兆会的人生究竟有多魔幻?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来源 | 螳螂观察

文 | 陈三

“公司是我父亲的,不能让他败在我手里。”

接手公司的那一刻,22岁的李兆会狠狠的做出过承诺。

时间流转,如今来看,李兆会终究是食言了。

“破产”、“老赖”、“中国第一败家子”、“人间蒸发”,相比早些年“山西最年轻首富”的称号,李兆会后期贴上的这一系列标签则显得尤为讽刺和扎眼。短短十一年光景,就将这个营收高达165.5亿元的庞大帝国,败得一分不剩。到破产时,海鑫集团负债率超100%,

据当时运城市中院查明,截至当年5月底,总计954家债权人申报债权总额为234.09亿元。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相比在父辈手中扶摇直上的美好前景,李兆会接手后的集团却被“糟践”得一片狼藉。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

但这个滑入底谷的年轻人却再未爬起来过,眼见楼塌,作为掌舵人的他也跟着消失不见了,要不是近期的一则悬赏通告,才惊觉这个早没了踪影的“传奇人物”的故事还并未谢幕。

通告由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发布,显示山西前首富李兆会为执行人,对于提供线索并成功找到李兆会的举报人,美锦能源将奖励10万元,提供可执行财产线索按实际执行到位金额给予10%的奖励,最高可达2100万。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随着法院通告的发出,时隔多年,李兆会三个字再次引发舆论热议,相比往日踌躇满志的形象,这次回到新闻版面的李兆会却显得格外的狼狈。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然而即使如今成为全网悬赏通缉的对象,由山西最年轻首富到到老赖,由企业家们争相学习的典范到成为广大企业家教育下一代的反面事例,这个年轻人跌宕起伏有点“野”的人生仍值得说道说道。

“钢铁王国”新主人,22岁临危受命

2003年年初的一天,随着海鑫集团办公楼两声骇人的枪声响起,仍是学生的李兆会失去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庇护。

彼时他的父亲李海仓48岁正值壮年,有着“山西钢铁大王”之称,一手创办的海鑫钢铁集团发展正如日中天,2002年销售收入达3.6亿美元,为山西仅次于太钢的第二大钢铁企业。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随着李海仓的突然离世,庞大的钢铁帝国一下子没了主心骨,企业上下心急如焚。

海鑫钢铁作为闻喜县的经济支柱和发展名片,备受县里领导关注,对于集团争论不休的继承问题,县里建议让集团的某位副总担任,一起打过江山的人,对江山更了解,管理也更加恰当。

当时李兆会的五叔李天虎、六叔李文杰,都已在集团管理岗多年,熟知公司管理和模式,理所当然的被认定为是接过交接棒最合适的人选。

“子承父业,天经地义。”

“他父亲搞企业33岁,他是22岁,差10岁。我看以后比海仓低不了多少,海仓是高中生,他高中就在国外上。”

李兆会的爷爷李春元,霸气的为这场争论划上了句点。

中断学业,留学澳洲被紧急召回的李兆会匆匆上位。

来不及悲伤,意外接班,临危受命,那个曾经衣食无忧挥金如土的富二代,摇身一变成为了50亿集团掌门人。

“现在财富对我来说是种压力,我明白海鑫有9000多人等我‘开饭’。我一个决策失误,会砸掉许多人饭碗。这个压力对我太大了。”

享受不到“扶上马,送一程”的优厚待遇,年仅22岁、职业生涯一片空白的的李兆会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但也渐渐显露出了不同年龄的成熟和担当,善于听取老前辈的意见、快速的逼着自己成长是这个80后很长一段时间的方向。

至此,“钢二代”李兆会开始了他的商海生涯。

醉心资本,125亿登顶财富巅峰

刚接棒的那些年,羽翼未丰带着面具起舞,李兆会的事业开端有些难。

“从不会抽烟到现在天天烟不离手,一年多来,李总越来越沉默了。”李兆会身边的工作人员描述年轻的老总,上万人的生计和几十亿的资产压在这副稚嫩的肩膀上,承受的压力非常人能够体会。

然而他又是幸运的,父亲李海仓留给他的是一个前途明朗、蒸蒸日上的王国。

接手的第二年,集团生产总值升至70亿元,海鑫集团更被评为全国民营企业第一纳税大户。那年更是凭借30亿元的个人资产空降当年的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19位,远超父亲李海仓生前在榜单最高第27位。

2008年时,李兆会到达了个人财富的巅峰时刻,资产规模达125亿元,位列胡润百富榜第78位,一跃成为了山西最年轻的首富。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财富的快速聚拢,有人说是运气,有人说是父亲李海仓牢固的基底,但细究却来源于李兆会的大胆和“豪赌”。

留过洋的人自然带着一股自傲的洋思想,看不上家族“土生意”,乐于追逐资本市场的游戏。

在掌管海鑫的第二年,李兆会蠢蠢欲动的心思由萌芽转为落地生根。

2004年,李兆会通过旗下山西海鑫实业斥资近6亿元受让民生银行股份,三年后在牛市高点抛售民生银行所有股份,套现近10亿元,再加期间的分红和操盘,这次的“赌”让李兆会获益超20亿元。

这一炮的走红,也令其找到了解锁财富的真正密码,更加坚定攻入资本的信心,接连入股兴业证券、光大银行、华冠科技。

“我其实根本不想干钢铁”,热衷操盘资本市场的李兆会,曾多次直言对钢铁的不感兴趣。

初尝资本甜头,深信能玩转资本的游戏法则,李兆会开始沉迷其中,资本起舞轻松获取巨额的财富,更令还未见过风浪的他飘了。

2010年,与女明星车晓的盛大婚礼让李兆会“名满全国”。

接亲的豪车多达200辆,婚宴宾客坐满500多桌,现场维持秩序的保安近百人,整场婚礼下来花费近5000万,光给海鑫员工的红包就花掉了600万,婚礼现场堪比春晚。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首富与女明星的结合,让这场婚礼增添了更多的看点,即使多年后仍被人们津津乐道。

这一年的李兆会春风得意,事业爱情双丰收,毛头小子短短六七年就实现了大蜕变,登顶人生巅峰。

顶着车晓老公的头衔,李兆会也因此成功“出道”,被人熟知。

这场出圈的婚礼,李兆会打了如意算盘,即想抱得美人归,又想借助车晓明星的身份提升个人声望,以期在资本局中博取更多的筹码。

可天不遂人愿,遗憾的是,这场本就不“纯粹”的婚姻并未维系多久,仅仅15个月后,两人由于性格不合离婚。

随着婚姻的破碎,“左右相伴”的成功事业也走向了另一端。

回过头来看,这场豪掷千金的婚礼可以说是帝国败亡的前兆,更是其醉心资本的结果。

“十年间,海鑫钢铁成了李兆会游戏资本市场的提款机,李兆会不断从海鑫钢铁抽血输向资本市场,然后很多资金消失于无形。”《南方都市报》曾在报道中表示。

醉心资本,疯狂的游走在资本的悬崖边,这也为其后期走向败亡埋下了伏笔。

商海“翻船”,百亿集团化为乌有

前期的李兆会有多得意,后期就有多失意。

“去年(2014年)底开始,海鑫钢铁的生产就开始出问题了,到今年春节后,工厂6座高炉开始陆续停产,到3月下旬,海鑫全面停产。”

“以前生产正常的时候,仓库堆得满满的,都是铁矿石,现在仓库里都是空的。”

海鑫工作了十多年的老员工曾向记者爆料。

随着企业生产的不正常,消息自然不胫而走,反应最为激烈的莫过于海鑫集团的各债主们。

2015年的5月,700多位债权人齐聚海鑫集团湖鑫岛室内体育馆,彼时海鑫实际的负债超200亿元,顶着巨额债务的压力,会上的李兆会神情紧张,背后的汗水浸透了他西装内的白色衬衫,产生的窒息感让这个34岁的青年倍感焦虑。

为获得谅解,会上他诚恳的向债权人鞠了两躬,再次许下承诺欠下的债务肯定会偿还。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但这却是李兆会最后一次公开露面,结束会议后,再无人能联系到他。

这一次,玩起失踪的李兆会真的失踪了。

随着他的失言,当年的9月,海鑫集团获批破产,“钢铁帝国”应声倒下,令人唏嘘不已。

然而,《螳螂观察》认为,集团的暴风雨来临前并不是没有征兆。

早在2005年初国家宏观调控政策,将钢铁出口退税由原来17%降低至11%,这使得出口钢材价格增高,国内市场钢材一下子供大于求,价格急剧下降,钢价开始出现雪崩。海鑫的一位员工曾透露,他们生产的钢铁,从每吨的4800元开始,逐渐下滑到每吨4500元、4000元、3000元,至每吨的2000元,这也几乎是成本价。

“海鑫如果不采取有效应对措施,不到两年就会关门。”

面对这场严峻的困局,海鑫必然有所行动,只是令人意外的是,不但没有减产,反而是重建新炉扩大生产规模。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如此“混账”的行为,如同在加速雪崩的速度,后期市场的不景气又再添了把火。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当年6月至11月,钢铁指数下跌72%,给中国钢铁行业和银行保持安全边际释放了信号。2009年,工信部发布《现有钢铁企业生产经营准入条件及管理办法》并进行意见的征集,对产能100万吨以下普通钢企和50万吨以下特钢企业设置红线。

大环境变化对钢铁行业极为不利,再加后期银行抽贷和产品滞销,海鑫集团一下子资金链断,陷入泥潭,到2014年时已毫无应对能力,帝国仅留存一丝气息。

但大楼的轰然倒塌,深究根源,可以说是李兆会的“置之不理”一手造成的。

2006年,李兆会辞去海鑫钢铁、海鑫实业两家主要公司总经理职务,仅保留董事长之位。

2007年后,李兆会对钢铁厂事务介入越来越少,整个海鑫集团管理和经营靠五叔李文杰和其妹李兆霞打理。

2009年五叔李文杰离开集团,也就是当年,根据山西证券招股书显示,海鑫集团的净利润从2003年的4.2亿元降至2.4亿元。

即使后面“浪子回头”,李兆会开始专心干实业,增加儿童乐园、地产等非钢铁业务,拟走多元化的道路来抵御集团面临的风险。

可已偏航过久的大船要想再回到正确的航线,可想而知有多难。

后期的李兆会如大家所见,2017年,公司资不抵债,失联的李兆会由于不履行债务被上海法院限制出境。

25亿财富、迎娶车晓、2100万悬赏......钢二代李兆会在资本下了盘死棋"

2018年,他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这个消失的商海“浪荡子”从此再未出现过。

“李兆会绝不是糊不上墙的刘阿斗,如果说他还是个孩子,那么,他是孺子可教。”

“李兆会不仅是一个成长很快、有能力、有个性的董事长,还是一个能集中集体智慧而进行决策的董事长。”

曾经的他,广获好评。如今虽说造化弄人,可归根结底是过于的漂浮,乐忠于资本带来的快感,一头猛扎进资本的洪流,须不知跌入的是无法挽回的深渊。

碰上金融就如同吸食鸦片,难以回头,手无寸铁杀入,一开始就注定了如今的败局,手握流沙,最终满盘皆输。

“创业之难,既已往矣;守成之难,方当与诸公慎之”唐太宗曾言。

可见,年轻的李兆会终究是太年轻了。

参考资料:

1、《被法院悬赏2100万!山西前首富的魔幻人生:曾闪婚女明星,败光百亿后人间蒸发》—环球人物

2、《2000多万悬赏追债李兆会背后 折射家族企业传承之困》—21世纪经济报道

3、《2000万悬赏追逃:80后山西前首富的悲情人生》—华夏能源网

4、《败光了125亿,山西前首富李兆会去哪里?》—斑马消费

5、《山西海鑫钢铁集团董事长——李兆会》—筏木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j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观察(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91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