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的惊险一跃

时隔近两月,新东方这份姗姗来迟的2021财年业绩报告终于发布了

“双减”政策的落地,对于教育培训行业犹如一次强地震,一时之间以K12教育为主营业务的教培机构哀鸿遍野,裁员、倒闭俨然成了行业常态,作为行业佼佼者的新东方,自然也不能幸免。在外部不利影响的冲击下,新东方将原定于8月3日晚发布的财报进行了延期。

时隔近两月,新东方这份姗姗来迟的2021财年业绩报告终于发布了,而“双减”政策对其造成的影响,也能从这份财报中窥探一二。

 

新东方的惊险一跃(配图来自Canva可画)

K12难复昔日荣光

根据财报数据显示,新东方全年实现净收入42.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19.5%;实现净利润2.3亿美元,同比减少了35.2%。

新东方营收的增长,则主要得益于K12业务的贡献。财报显示,2021财年新东方K12课后辅导、备考和其他课程的营收为36.67亿美元,占总营收的85.8%;在线教育的营收为2.11亿美元,占总营收的4.92%;幼儿园与中小学教材开发和发行、留学咨询和海外游学等其他服务的营收为3.99亿美元,占总营收的9.33%,其中K12业务的贡献显而易见。

不过“双减”政策的落实,却给新东方的股价带来了极大的影响。为积极响应“双减”政策的号召,确保公司合规发展,新东方表示在秋季课程结束之后就会停止中小学学科业务的线下招生,而各个城市也将逐步关闭教学点。此消息一出,新东方的股价就急转直下,与近一年最高点相比,其股价暴跌超过了90%,市值也仅剩下32亿美元,蒸发了将近2000亿元。

而对最赚钱的K12业务的关停,则意味着新东方需要放弃最重要的营收来源。其实,从2017年以来,K12业务一直就是新东方营收的主要增长动力。据悉,新东方2021财年教育课程服务营收为39.4亿美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已经高达92.1%。不过等到新政策实施后,原本高速增长的K12也就没有了看点,而新东方一旦将K12这个唯一的增长引擎砍掉,势必也会给其整体业绩带来重创。

寻找新的财富密码

随着“双减”政策的进一步落地,让曾经重点布局K12业务的教育机构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于是,业内几乎所有存活下来的K12教育机构纷纷开始寻求转型,而成人教育似乎成了一个好去处。

国内老牌教培机构新东方,就在近日举行的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品牌升级发布会上宣布,将对现有的四六级、考研、出国考试、教资、财会等项目进行全面升级,并且未来还将拓展计算机等级考试、司法考试等教育培训项目。而新东方转型升级的背后,其目的不言而喻。

一方面,成人教育所蕴含的增长机会和发展空间十分庞大。据艾瑞咨询预计,2023年国内成人教育规模有望达到1489亿元,潜在用户能达到了6.8亿。而相比较而言,K12教育的适龄人口却只有2亿左右。也就是说,国内成人教育赛道的想象空间比K12教育的还要大,其利益也更为可观,而在国内发力成人教育的新东方自然也会有很大的成长空间。

另一方面,国家对于成人教育有诸多利好政策。成人教育是国家一直鼓励和支持的教育项目,从2002年9月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大力推进职业教育改革与发展的决定》不难看出,国家对成人教育的地位和作用给予了高度肯定。相较于K12业务而言,成人教育的政策也相对宽松。而得益于诸多利好政策的扶持,新东方成人教育的发展潜力巨大。

除此之外,以大学生出国培训项目起家的新东方,也应该会对成人教育比较得心应手。众所周知,新东方自成立以来,就一直在大学生教育领域深耕,大学生是其服务时间最长、联系最为紧密的学生群体。虽然后来新东方将发展主力放在了K12业务上,但28年来新东方面向大学生的教育服务从未间断,这也使其在大学教育领域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和庞大的生源。

新东方将大学生学习与发展中心的品牌进行升级,是其应对大环境变化所作出的调整和转型。对于新东方而言,无论从哪方面来看,成人教育似乎都是一片蓝海。然而,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当然新东方发展成人教育也并非就是一帆风顺。

顺势回归也有难度

对于新东方关停最赚钱的K12业务,转而发力大学业务,俞敏洪曾直言,“这不是一次转型,而是一次坚守和回归”。然而,与众多转型新赛道的教培机构一样,新东方的这次“顺势回归”也远没有想象的那么容易。

首先,2021财年大学生付费数量大幅减少,恐难支撑新东方成功转型。财报显示,新东方在线大学教育2021财年每名付费学生的人均开支,虽然较上一财年的1222元增长至1303元,但付费人次却同比有所下降,直接从上一财年的94.2万人减少至2021财年的57.3万人。没有了K12的输血,逐年下降的大学业务,恐怕也难以成为拉动新东方业绩增长的营收支柱。

其次,成人教育本身存在诸多局限性,新东方发力后短期内很难见到成效。相较于市场广阔、客单价高的K12业务,成人教育由于覆盖面较广、跨越人群年龄周期较长等特点,往往存在目标受众少、用户周期短、客单价低、续课比例低等问题。而且由于其细分市场较多,整合难度较大,业务拓展也要比K12艰难许多,新东方恐怕也难完全驾驭。

最后,成人教育赛道日渐拥挤,新东方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无论是主攻学历提升的尚德教育,还是主营互联网IT技术培训的达内教育,亦或是专注于各大公考、事业单位与资格考试的中公教育和华图教育等,这些教培机构已在该领域深耕多年,并且在各自侧重领域的地位很难轻易撼动,新东方想要短时间内超车的可能性极低。

另外,在“双减”政策下转型的诸多k12机构,也瞄准了成人教育这条赛道。比如作业帮推出了成人教育品牌“不凡课堂”,网易有道成立了“成人教育事业部”,高途也上线了成人在线教育平台,好未来也推出了专注成年人教育一站式提升的“轻舟品牌”。在各大新老机构对成人教育市场的争相抢食下,新东方面临着巨大的竞争压力。

显然,无论是从新东方和成人教育本身而言,还是从外部的竞争压力来看,新东方即便是在该领域深耕已久,但想要发力成人教育也有一定难度。而如何利用自身优势从中突围,就是新东方接下来需要深入思考的问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92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