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流量红利见顶,毫无底线博“出位”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来源 | 螳螂观察

文 | 陈三

明星是高危职业?

演员宋佳说是,

那网红、主播是不是高危职业?

本来不是。

但现在看起来变成了高危职业。

近日,又一网红主播倒下,用一种不太光彩的方式。

9月28日,济南破获一起制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涉案人员为网红女主播“沈樵”。经警方调查,“沈樵”以自己为主角编写“动作”剧本,雇用男主角、摄影、美工等人拍摄、制作淫秽视频15部,另加拍摄大尺度私房照和果聊共收入超36万元。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网红、女主播、拍大尺度“动作片”、刑拘,四者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除了震惊还是震惊。

更意外的是,获利仅36万余元。

在大众眼里,这项如今最赚钱的行业,身处其中怎么会有人铤而走险公然越界,仅为几十万的“薄利”?还是曾是“裸替”的她纯粹是为了“好玩”?

细究一番,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挣不到钱了”。

今年她宣布退出娱乐圈,配文略显无奈,“不是小樵没努力,而是努力了也不好使。”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而从她各平台的粉丝量来看,快手6万多的粉丝、抖音不到12万的粉丝、微博不到6万的粉丝,加起来不到25万的粉丝量。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显然,进入网红、主播圈后的她并未掀起多大浪花,依旧是个“小角色”,即吃不到肉更喝不了多少汤。

为博眼球、为赚快钱,她踩着刀刃起舞,并逐渐沦陷其中。

可令人疑惑的是,这个跟明星匹敌的高收入行业,唱唱歌、跳跳舞、唠唠嗑,就能获得巨额财富的圈子什么时候变了?曾趾高气扬的平台金主爸爸们,怎么就沦落成为网红主播们捞钱、作假犯罪的工具了?

流量红利见顶,毫无底线博“出位”

“佛媛”的火刚掐灭,“病媛”又开始粉墨登场。

房间灯光微弱,女孩敷着面膜、看着书,好一副惬意悠闲的样子。

细看一番,病号服、点滴管、病床,三件套配齐,这不是住院吗?

这也太奇葩了吧,都生病住院了还不忘“小资生活”,哪家医院给的勇气?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同样的医院场景,女孩化着浓妆、长相甜美,半躺病床上、比着耶,精气神怎么都跟甲状腺癌手术后的患者形象联系不到一起。

神奇的是,这居然是其“乳腺结节手术”后没出院再次手术,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还真是“易长结节体质”,做手术就跟闹着玩似的。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然而,网友下狠手的评论显然来得格外痛快。

“改天就真的病进去体验了。”

“我信命,所以像这类人群基本上把命作没了。”

“只有咱们想不到的,没有她们做不到的,都是生意。”

“如果装病,我希望它们是真病。”

“大手术术后第二天根本不是这样的,简直是搞笑。”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其实,生病化妆无可厚非,可这群小姐姐的目的貌似并不单纯,自称患癌、抑郁、骨折,精致的住着院,讲述着自己的悲惨故事,广博网友的同情。一旦流量积蓄到位,狐狸尾巴也就漏出来了,卖手术帖、疤痕贴、疤痕凝胶、按摩精油等等,满屏带货痕迹。

《螳螂观察》不能理解但又不得不承认的是,插着氧化着妆的骨折小姐姐,做起了跌打损伤的精油生意。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自称二胎剖腹产的年轻妈妈,卖起了疤痕贴、手术帖。

image014.png

然而,病媛的故事还未完结,更有甚者,一些人却打起了“爱国生意”。

统一的故事线索,“我们没有生在和平年代,而是生在了一个好国家”,UP主们讲述着边防武警站成人墙面对境外方向,把人民挡在身后,保护人民安全的爱国感人故事。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有不少网友吐槽,“已经看了好几个一模一样文案视频,背下来不容易,还要声情并茂”。显然这种不耻的“爱国流量故事”终难以走远,很快便受到多家央媒的痛批。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难以理解的是,为何如今的UP主们在骚操作的路上越走越远了。

深究原因,无外乎这些。

今年5月,由中国演出行业协会主办,网络表演(直播)分会、今日网红联合承办的2021中国网络表演(直播与短视频)行业年度峰会,发布的《2020年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发展报告》简称《报告》显示,收入来看,大多数主播月收入3000—5000元。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螳螂观察》可以断定,红利期过后的网红、主播们,越来越难以赚到钱了。

融资上,《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领域共产生23起投融资事件,总融资金额超62.3亿元人民币。相比2019年融资总额在经历了前两年爆发后有所下降,为2016年以来最低。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显然,融资的表现足以说明行业格局正趋于稳定,相比野蛮生长、肆意掘金,流量红利已摸到天花板,为更快更多的分取蛋糕,一些所谓的“吸睛”乱象开始不断乱飞。

然而,明明获利越来越少,这些UP主们为何仍执意要往上扑?

削尖脑袋往里钻,新赛道“底层逻辑”在哪?

近日一份以“财富中文网”为名的“网红主播收入排行榜”被人热议,榜单显示,2019年1月1日到2021年9月1日,收入破亿的网红共有27人,其中前三名分别为薇娅57亿、李佳琦46亿、冯提莫25亿。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虽财富中文网很快辟谣,并未发布“网红主播收入排行榜”这样的数据。

但这种令人“瞠目”的收入单,还是隐隐约约透露了这是个高收入群体。

微博粉丝量来看,“口红一哥”李佳琦近3000万,“淘宝一姐”薇娅近2000万,Papi酱超3000万。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足以可见,头部网红们有着厚实的粉丝基础支撑。在今年的618大促收官夜,第三方直播数据平台胖球数据显示,李佳琦在这场长达5小时57分直播中,共带货72款商品,售出83.9万件,销售额超2亿元。

带货能力强,粉丝流量高,网红们的收入必然也是水涨船高的趋势。

李佳琦在19年《封面》采访时,就透露过自己的收入情况,当时主持人问“每个月六位数突破了吗?”,没有丝毫犹豫,一个“有”字显露着他作为顶级网红的自信。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公布的收入虽没有传言中的那么夸张,跟某明星日薪“208万”想去甚远,但一年破亿的营收情况仍极具有诱惑力。

可见,顶级网红讲好了赛道故事。

在此之下,盯上讲造富故事的“妖魔鬼怪”们又开始了新一轮的造势。

什么“60万粉丝在抖音能赚到多少钱”,什么“一条10秒的视频收入了270万”,什么“从月薪3000到现在月薪10万”,故事的种类五花八门,不断烧热着市场的火焰。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助推之下,效果显而易见,新华网曾发布的一篇《95后就业观》,调查结果显示54%的95后最向往的职业是网红、主播。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2019年的央视《聚焦三农》栏目,一个关于孩子沉迷手机的报道,当记者问几个孩子“长大了想做什么?”得到的一致回答却是,“想当网红,因为网红能赚很多钱”。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赚钱快,赚大钱的认知,像魔力一样吸引着大批人前仆后继,想借势实现人生逆袭的人疯狂被卷入其中。

在《2020年中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发展报告》中呈现的行业从业者画像显示,截至2020年末,我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主播账号累计超1.3亿(根据23家平台汇总数据),其中日均新增主播峰值为4.3万人。在用户方面,2020年网络直播用户规模达6.17亿人,占网民整体的62.4%。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此外,如今的网红、直播行业虽格局已定,但行业规模仍呈增长的趋势,根据中研普研究院报告《2021-2026年北京市网红经济行业发展现状分析及未来投资战略规划报告》显示,以总流水计量的中国网络直播行业市场规模由2015年64亿元增长至2019年1082亿元。2019年到2025年,以23.4%市场规模预计复合年增长率增长,至2025年将达3826.6亿元。

从以上维度来看,网红、主播仍处在一个不错的发展阶段,大批人蜂拥而入,谋划其中也就在清理之中了。

网红、主播不是“躺赢”,扭曲的认知该掰正掰正了

乱入的网红、主播们搅浑了一池春水,然而真正笑到最后的却不是这一批人。

一句“oh,my god”,卖口红的李佳琦火了。

火的背后却不是“躺赢”,一年365天他直播389次,每次4小时,凌晨4点才能睡,纪录最高一次尝试了380支口红,最后嘴唇几乎都要裂开。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拼命三娘”薇娅同样如此,每天直播最少6小时,通常凌晨结束,之后复盘、准备第二天的工作,休息时间压缩至不到4小时。

“很久没有看到白天的太阳”,她曾向外透露。

努力、狠拼、坚持,走红的他们有着共同的特质。

另据去年移动社交平台陌陌发布《2019主播职业报告》数据显示,78.2%的主播表示会花时间和费用提升自己,本科学历主播中85.2%会定期提升自己,硕士以上学历86.1%会定期提升自己。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足可见,网红们的成功并不是一蹴而就,同时巧妙的利用了平台诞生的风口。可就是有部分“幺蛾子”从黑暗中涌出,剑走偏锋,不按常理出牌,搞差异、搞特殊,无底线的作怪,一样“巧妙”的利用这样的风口。

但为何平台就成了秀下限的“工具人”?

短视频平台作为如今的黄金赛道,曾有着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获取财富密码的“优良史”,靠着卖丑、低俗、打擦边球的行为火的一塌糊涂的人比比皆是,不断的“教育”着追随者。

在此之下,短视频平台成了网红、主播们认知中的“赚快钱”的好去处。

另一方面,短视频平台之间并不是一片和谐的景象,而是虎视眈眈的盯着市场蛋糕,另加今年传的沸沸扬扬的“猪食论”,长短视频之间更是局势紧张。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此外,后浪们不断出现,都将对现有玩家造成威胁。今年8月,视灯研究院发布《2021年上半年视频号发展白皮书》显示,2021年上半年视频号DAU达到3亿元,下半年将有望达4亿元。

可见,为保全自身,短视频平台们“充耳不闻”、“视而不见”的现象也越发明显。

但捣乱者终究难成气候,随着政策的加码,骚操作一炮而红的观念显然该掰正掰正了。即使某些趁乱者获取了一定了利益,终究难以让其走得长远。

“清朗”行动之下,平台显然也该梦醒了。

今年6月,抖音开展第一期专项治理行动,抖音安全中心清查涉嫌“同质化博流量文案”类短视频26718条,处罚相关账号206个。

9月,第二期专项治理行动,针对部分用户利用卖惨、爱国同质化文案博取流量,清查视频8758条,处罚相关账号144个,封禁账号13个。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9月,B站针对网上某些污名化光荣职业,缩写简化或歪曲词义进行人身攻击的词语,进行集中处理,情节恶劣的账号予以封禁。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近日,快手针对“病媛”营销行为进行专项治理,将视情节严重程度给予视频减少推荐、账号封禁等处罚,本次共处置违规视频117个,违规账号8个。

短视频平台为何成了秀下限的“帮凶”?

显然,那些投机倒把、抖机灵的乱象,都张牙舞爪不了多久。

然而,在这些乱象背后该反思的是,成功的背后必然藏着汗水和眼泪,天下没有免费午餐,不会掉馅饼,更没有不劳而获。

对于平台而言,更应该做好引导、监督、表率,而不是被利益蒙住眼睛,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成为“好事者”兴风作浪的工具。

只有从根源上净化才能还网络一片和谐。

参考资料

1、《“佛媛”刚封!又来“病媛”?》—江西网警巡查执法

2、《佛媛”之后“病媛”再上热搜?相关事件当事人发声!网红圈整顿势在必行》—海报新闻

3、《2020直播行业发展报告发布,主播数量超1.3亿,大多数收入几千元》—粉丝邦

4、《李佳琦、李子柒1年收入超2千多家上市公司?网红收入有多高?》—财经早餐

5、《“我长大要当网红”当下80%的小学生职业目标是网红!光鲜外表付出背后的努力,孩子你没有看见》—父母堂

6、《2021年网红经济行业现状及发展前景分析》—中研网

7、《《2019主播职业报告》:女性主播收入高于男性11.8%的95后主播已为父母买房》—封面新闻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j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观察(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9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