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工业富联,归国学霸、东大博士正在代言富士康

执掌工业富联,归国学霸、东大博士正在代言富士康

文丨智能相对论

作者丨陈选滨

河南大水,八方支援。

在捐款破亿的企业名单里,工业富联代表富士康集团,宣布捐款1亿元,用于河南当地的救灾工作和灾后重建。

与此同时,走入大众视野的也不再是富士康老板郭台铭,而是工业富联的现任掌门人李军旗。他表示,作为河南人,时刻关注着家乡的情况。希望家乡挺住,乡亲平安;以工业回报社会,我们矢志不渝!

这并不是李军旗第一次走上台面,代表富士康参与社会活动或商业活动。越来越多的信号表明,工业富联已经成为富士康向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转型的新门面,李军旗既是领导者,也是代言人,在聚光灯下,不断向社会和市场讲述富士康的新故事。

技术上位

工业富联的前身是鸿海(富士康母公司)旗下的一家名为福匠科技的小公司,2015年才成立。随后两年时间,鸿海再度宣布增资福匠科技103亿9千万元,约占资本额的四分之一,并紧接着将福匠科技更名为富士康工业互联网公司。

至此,历经一系列的投资、架构重组,福匠科技摇身一变,成为了富士康的科技面和未来面。如果说富士康的过去是劳动密集型的代工工厂,那么工业富联就想要打造未来的技术密集型智能产业。

工业富联早期的掌门人是陈永正,他为富士康在工业互联网领域规划了四步走战略。

第一步在富士康集团内部,已经执行了15%~20%;

第二步希望把上下游几万家供应商的数据打通,一起使用大数据产生更好的效果;

第三步要把智能制造的无人工厂技术拿出来,为中小企业服务,中国中小企业大概有1800万左右,体量非常庞大;

第四步希望把富士康打造成一个工业平台,利用所有的生产数据为产业提供更精准、广泛、多元的服务。

就在四步走战略提出的几天后,2018年6月8日,工业富联在A股挂牌上市,不仅创下了36天闪电过会的记录,上市首日更是秒涨了44%,总市值达3905.58亿元,超过海康威视,一举成为当时A股市值最高的上市科技公司。

但是,紧接着,上市才4个月,工业富联就迎来了被资本抛弃的黑暗一日。10月11日,截止当日收盘,工业富联股价下跌至12.35元每股,跌幅高达9.92%,濒临跌停。谁也没想到,仅在短短的几个小时里,市值就蒸发约270亿元。

直到10月26日周五收盘,下跌还在继续,彼时工业富联每股仅为12.09元,距IPO发行价已下跌了12%,市值累计蒸发了近2500亿元。

面对这样的情况,工业富联迎来紧急调整,率先发出的是一纸公告:陈永正退位,技术专家李军旗上位,出任公司第一届董事会董事长。

这样的调整似乎也并不例外。据工业富联的招股书显示,彼时工业富联共有27万员工,其中从事生产制造的约20万人,大专以下学历的超过20万人,均占总人数超过75%。

如此庞大的员工规模以及人员结构,很难让外界信服这是一家高精科技企业。或许,在大部分人的眼里,那时候的工业富联几乎等同于富士康,只不过一家贴着科技标签的代工工厂罢了。

资本市场不买单,工业富联急需一位真正懂技术、有背书的大佬来领导整个公司真正地转型工业互联网,重振市场信心。于是,在富士康从事10多年技术研发的李军旗被推上了台面。

双轮驱动

在加入富士康之前,李军旗是一个妥妥的学霸,更是一个“牛人”,能三年完成的学业绝不拖到第四年,一旦看准了的目标,无论如何也要做成做好。

高中毕业后,李军旗就被保送到了沈阳工学院(现沈阳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系。为了减轻家庭负担,他就给学校打报告,说想要提前毕业。学校方面一开始自然是拒绝了这种大胆的要求。

李军旗性子拗,就是不放弃,随后他去找老师软磨硬泡、找学校领导商议,甚至还找到了校长,最终感动了学校做出退让:只要他在三年级的时候能把四年级的课程修完,并参加考试,学校方面就允许他提前毕业。

没有意外,他顺利完成了课程,提前毕了业,并随即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华中科技大学。当时,华中科技大学本想调剂李军旗到学科建设相对较弱的专业,以便他毕业即可留校。但李军旗此时心里早已有了规划,他要做杨叔子院士的学生。

杨叔子,1991年当选中科院院士,是我国机械工程领域的顶级权威。他率先在国内提出了“智能制造”这一概念,而李军旗和工业富联如今正在做的就是把这一概念具体地落地到实处。

当年,为了成为杨叔子院士的门生,李军旗在摇摇晃晃的绿皮火车上一笔一字地写下一封信,向杨叔子表明自己的想法。最终,李军旗如愿进入了杨叔子门下学习,并在他的推荐下进入智能制造研究更领先的日本东京大学深造。

那么,对于计划向智能制造转型的富士康而言,李军旗有技术实力,性子也执拗,加入富士康以来一直兢兢业业且成果斐然,无疑是最佳的引航人选。

事实上,李军旗上台后,确实做到了以雷霆手段为工业富联带来了诸多颠覆,也逐步摸清了这家科技企业的未来发展之路。

首先是裁员风波。据工业富联2019年财报披露,在过去的一年,工业富联人员优化涉及4.2万人。其中,就披露的细节来看,生产人员从18.5万减少至14.2万,裁员人数达到4.3万人;行政人员从1.94万减少至1.75万,裁员人数为1900人。

与此同时,就在缩减生产、行政人员的同期,李军旗继续面向销售、技术及财务三类人员进行扩招,刚好与裁员人数形成对冲。

李军旗手起刀落,在工业富联庞大的身躯上划开了一道口子,来了一轮大换血——通过人员结构的优化,李军旗领导下的工业富联正在极力剥离代工标签以及人海模式,向高精技术企业加速靠拢。

也正是在这一年,李军旗为工业富联找准了未来发展的方向,即:智能制造和工业互联网双轮驱动。其中两个标志性的事件为李军旗的决策和判断下定了决心。

2019年1月,工业富联的深圳“柔性装配作业智能工厂”入选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制造业灯塔工厂”榜单,成为智能制造的标杆。紧接着,旗下的富士康云平台(Fii Cloud)入选全国十大跨行业跨领域工业互联网平台,再获国家推崇。

如今,李军旗频频出席各类会议和采访,谈论最多的也是工业互联网和智能制造。伴随着时代风向的转变和市场模式的改变,他也越来越坚定地在这两条路径上继续探索工业富联的未来。

长路漫漫

富士康在构思工业互联网的过程中,就曾提出,要做跟阿里、腾讯比肩而立的互联网公司:

“阿里巴巴解决人与物的互联关系;腾讯专注人与人的互联关系;那么我们的工业互联网就是物与物的关系、机器与机器的关系。”

李军旗和工业富联承载着富士康这一远大目标。

但是,若要真正的实现物与物、机器与机器的互联关系,谈何容易。李军旗是国内最早一批关注和研究智能制造的人,更懂得智能制造从构想到落实的艰难。

早期,由于国内实验室设备条件较差,所以李军旗在杨叔子门下更多只能在笔记本上做做理论研究,更具体的、深层次的研究根本无法开展。

他对智能制造真正的体验是在日本留学期间。当时,东京大学刚刚建成一个世界领先的智能制造实验室。当李军旗走入这个实验室,第一次看到大量领先的制造设备时,他为此深深震撼,脑海里随即涌现了一个大胆的想法:让世界各地的人都可以通过互联网使用这些先进设备。

这一想法非常接近现在的工业互联网概念。在今天,李军旗在工业富联的发展上继续延伸了这一观点,即实现了智能制造,才会有工业互联网。

在当时日本良好的基础和条件支持下,李军旗历经多次努力,最终实现了这一构想:在全世界能上网的地方,都可以远程操作东京大学的先进设备。

然而,就在实验成功不久,李军旗反而放弃了智能制造的相关研究,转向了精密制造。他感叹道:“太贵了,不现实。我在美国操作东京大学的设备,只做了五分钟实验,却花了500万日元的海底电缆电话费。”

李军旗深有体会,摆在智能制造发展前路上的问题,不仅仅是技术研发上的突破,更关键的还有资源资金上的大量投入。而这也是目前很多工业互联网平台面临的问题,大量的投入无法在短期内回本,不管是智能制造还是工业互联网都意味着一次长期拉锯的豪赌。

如今,伴随着数字经济高速发展,以及新冠疫情对人们生活生产模式的多重颠覆,摆在工业富联面前的是一个更加紧迫的局面。不管是智能制造还是工业互联网,都越来越注重实践应用,释放应用价值以及突破集团内部的“小打小闹”,向更加开阔的市场推进,为各类产业企业提供数字化赋能。

也就意味着,从学术专家到商业领袖,李军旗需要走得更快,才能有机会带领工业富联把握接下来关键的十年。

具体来看,在世界经济论坛的全球“灯塔工厂网络”上,越来越多的巨头晋升榜单,如同工业富联一样,各行各业都在探索智能制造。目前,国家级双跨工业互联网平台更是增加到15个,越来越多的平台正在走出去,赋能新工业。

那么,李军旗和工业富联所面对的,不仅仅是方向上的问题,更关键的是速度问题——双轮驱动固然可行,但如何更快的驱动发展才是接下来工业富联需要面对的挑战。

前不久,工业富联启动“灯塔领航者计划”,并整合了面向企业和产业的两种模式。其中,面向企业,输出灯塔工厂整体解决方案,也就是将原来富士康内部改造自家工厂的经验和技术向外延伸,给其他企业工厂用,迅速开拓市场;面向区域产业,则推出智造谷模式,在区域内大包大揽,从人才培养到生产改造全域覆盖,联合当地政府、当地企业共同打造区域产业生态。

如此一来,工业富联的整体发展在李军旗的学术派思维和商业化打法的兼容影响下,呈现出了快中有慢的节奏感,颇具特色。

结语

“数字化转型是一场持久战。”在各种场合,李军旗不止一次谈论这个问题。

以持久战的心态应对未来的发展,这样的思考也逐步为工业富联带来了一个比较平和的发展空间。据2020年年报显示,在过去的一年,工业富联业绩稳中有进,营收4317.86亿元,同比上涨5.65%。其中,云计算业务营收同比增长7.6%,增长到1753.06亿元;工业互联网业务营收增长达130.85%。

回忆往事,李军旗越发成熟了不少,没有异想天开的点子,也没有突如其来的放弃,而是以一种更平稳的心态带领着工业富联在数字化转型的道路上前进。

长路漫漫,富士康在中国必然是外部的焦点,资本市场和社会各界都还在等他讲一个全新的工业故事。

参考文献:

1. 《工业富联李军旗:我们的智造赋能三十年》,肖漫,雷锋网;

2. 《独家对话李军旗:全球最大代工厂如何开启智能制造的春天》,米娜,《中国企业家》杂志社;

3. 《富士康为什么选择了他——工业富联董事长李军旗》,王晶,每日经济新闻;

4. 《先锋访谈 | 李军旗: 服务全球制造, 兼善天下实业是我们的使命》,龙华同心圆

5. 《富士康李军旗:工业互联 智造未来》,iDPBG招聘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95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