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借了钱,为什么烦恼的却是我?

花呗都全面对接征信了,因朋友借钱被骚扰什么时候能得到遏制?

文|螳螂观察

作者| 青月

人无信不立,业无信则不兴。

9月,花呗发布了一则声明,声明告知各位用户:花呗将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内,按照有关部门的规定和要求,有序接入央行征信系统。如果用户迟迟不升级,拒绝接入的话,花呗服务将无法使用。

微信截图_20211015165313.png

事实上,早在几年前,在用户同意授权的基础下,花呗已经进行了部分工作,开始与征信系统形成连接。现在花呗的目标是要把征信连接服务,覆盖全体用户。

这个被愈发重视的征信,主要是用来记录企业和个人的信用记录。对我们这些平时用用花呗、京东白条,刷刷信用卡普通人来说,征信就是用来规范你是否守信,是否按时还款。毕竟现在征信记录越来越重要,一旦“花”了,买房、买车甚至是消费、出行都会受到影响。

可有一部分人,自己的征信记录倒是没有什么问题,反倒因为朋友借钱留了他的电话,不堪其扰。《螳螂观察》知道的,就有四位有过类似经历的人,他们之中有的人被辱骂、威胁;有的人见证了一个家庭的破碎;有的人感受到了深深的无奈。

以下是他们的真实故事。

他“打肿脸充胖子”是他的选择,为什么要拖我下水

Venus,女,28岁,某企业HRBP

借钱的人是我的前任,当时因为感觉比较成熟、会照顾人所以在一起。但相处久了,还是发现他这个人性格上还是存在一些缺陷。

比如说,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工资比我要低一些,所以房租、吃饭什么的都是我出大头,他出一小部分,但是他偶尔会和朋友出去吃个饭、上个网,微薄的工资几乎撑不到下一个月。

不过他有一个最大的问题,说的好听点就是自尊心强,说的难听点就是喜欢打肿脸充胖子。比如说滴滴快车明明就已经适合目前我们的出行需求,但他每次和朋友出去总坚持要打专车。然后吃饭、上网也喜欢抢着买单。

因为觉着价值观有冲突,所以我在去年年中提出了分手,结果麻烦才刚刚开始。

当时刚分手两个月,联系方式都还没删,我有一天突然接到小米贷款的电话,说他在这个平台借了钱已经逾期一个月,问我能不能联系上他。

当然,这个催收员态度还是很好的,仔细和当时懵了的我解释,我才知道分手以后他借了几千块钱,然后留了我的电话作为担保人还是紧急联系人来着,还备注我是他老婆。最后,我解释了两个人已经分手,并承诺会帮忙催促一下。

在联系上他之后才知道,这笔钱是用来给他妈妈买手机的。借贷给妈妈买手机,我是真的不知道该不该夸他孝顺。

后来也想明白了,无非是自尊心太强,想在父母面前表现的更优秀一点。在他对留了我的联系方式导致被打扰这件事表示抱歉,以及保证会尽快把钱还上之后,我也没过多追究,以为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

2.png

然而从今年开始,我开始频繁接到类似的电话,频率大概是一周两到三个,不止是小米贷款,还有几个没说名字的借贷公司来问我认不认识他,以及催促他还钱。在这些催收员的口中了解到,他今年又借了很多钱,逾期不还,并且再一次把我的联系方式给了这些人。不管是之前的小米贷款还是后面这些小贷公司,在他人留下我的电话号码作为所谓的“担保人”亦或者“紧急联系人”时,我从未收到任何一个告知电话或者确认短信。

即使我做了多次解释,都无济于事。有的催收员威胁我,会让我的征信受到影响;有的催收员会卖惨;更有甚者,上个月底,因为在忙总结,有一个电话没接到,第二个电话打过来就开始对我肆意辱骂。

现在的情况就是,他还在不断的借钱,然后拒接我的电话;我的手机号码也不能轻易更改,因为绑定了很多东西,这个事彻底陷入“泥潭”。

我现在已经无计可施了,如果下个月情况还得不到改善,就只能去报警。

亲身经历以后才发现,有些亏心事还是要少做

姜文,男,47岁,某国企普通职工

曾经和他是很好的朋友。

因为都是同一个县城的人,大学也上的同一所,现在工作也是在同一个公司的不同部门,所以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们经常约着吃饭、喝酒或者去彼此家里做客。

两个家庭也慢慢的熟悉了起来,我们两个人的妻子有时会一起出去购物,他的儿子和我的女儿在学校里也是很好的朋友。

不过从2015年之后我们就有一点疏远。

或许是他的妻儿觉得我可能总是带他出去吃吃喝喝,又或者是他升职以后,福利待遇已经超出我一大截,慢慢的有了新的圈子。

就我个人而言,或多或少是有些失落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就不在意了,就当没这个朋友。但是就在去年,有天早上我突然被一通电话吵醒,不记得是交通银行还是中国银行的信用卡部门,告诉我他借了钱,并且本月的分期已经到期,信用会受到影响,但他不接电话,让我去催促他还款。

作为普通人,总有一颗八卦的心,因为疑惑他为什么借钱,毕竟我们公司待遇还算优厚,所以就没有追问为什么电话会打到我这里来。

联系上他以后才知道,这个人居然在外面偷偷谈了一个“女朋友”。因为工资卡在他老婆那里用作家庭开支,为了和“女朋友”消费,给“女朋友”买礼物,不得已开始用信用卡。

3.png

没多久,他们稳定、温馨的三口之家就开始面临分崩离析。

一方面,催收的电话不仅打给了我一个人,还有一些其他的同事、朋友,他现在勉勉强强算是一个中层管理,可能是出于工作中的矛盾,这个事情被别人捅了出去,不出意外,他这份工作的晋升渠道差不多被堵死了。

另一方面,他的儿子去年大学毕业,读的法学专业。毕业之后就回到老家,准备考当地法院的事业编。虽然说父母征信有问题并不会影响孩子的政审、找工作,但这个事情影响不好,再加上好的岗位就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难免被竞争对手拿来做文章,所以想要去法院工作就变得难上加难。

他妻子知道这件事之后,原本温馨的家庭也变得不和睦。虽然一年过去了,两人并未离婚,但相处起来已是貌合神离,充其量就是搭伙过日子罢了。

所以说信用卡、花呗都是“双刃剑”,手头紧时拿来过渡无伤大雅,但是若总是逾期,或者用它们来做不好的事,一旦暴露很容易万劫不复。

一时心软被“借”走征信,害人又害己

Stellar,女,23岁,自由职业者

这件事其实并未发生在我身上,而是我父亲与叔父之间的事,却切实影响到了我现在的生活。

爷爷奶奶一共有三个儿子、两个女儿,我父亲排行老大,小叔父则是最小的那个。因为是老来得子而且年纪又最小,所以十分疼爱小叔,现在看来甚至有点溺爱的程度了。而且他们不仅仅是自己溺爱,还要将这个观念灌输到我爸和我姑姑脑中。

在我不多的童年记忆里,每到过年我父亲和姑姑他们需要一大早赶去爷爷奶奶家买菜、做饭、打扫卫生,但是小叔只需要饭点过来吃饭就行。在我父亲和姑姑毕业因为找工作东奔西走时,爷爷奶奶早已经托关系花钱帮小叔找好了一个钱多事少离家近的“铁饭碗”。

或许也正是因为童年与青年阶段的“顺风顺水”,小叔染上许多恶习,赌博便是其中之一。

因为工作轻松,小叔结交了很多游手好闲的“好友”,赌博是他们打发时间的一个重要手段,为了融入“集体”,一来二去就感受到了扑克和麻将的“魅力”。

然而十赌九输,小叔的工资与存款已经支撑不住他的赌瘾,于是打起了借钱的主意,周围的亲朋好友借了一圈之后,就开始向线上线下的贷款机构借钱。

很短的时间,借的钱也被他输完了,亲戚朋友会顾忌他的面子,但贷款机构不会。催收电话打给了他的老婆、父母、亲戚和工作单位,我们家也是被骚扰的对象。因为个人影响受损,小叔的工作丢了,小婶婶也带着孩子搬回了父母家。最后还是爷爷奶奶出面,我父亲和姑姑他们把小叔的“窟窿”给补上。

但小叔并没有就此打住,开始浪子回头,因为自己的征信花了已经借不到钱,他就打起了别人的主意。很不幸,我的父亲就是其中一个。据我父亲后来的描述,刚开始他是不同意的,但耐不住小叔的死缠烂打,最后用自己的身份证帮小叔借了两万块钱,分12期还。

小叔仅仅还了最开始的两期,后面便一概不管,我父亲也是死脑筋,认为不是自己借的钱便不该是自己还,于是对于催收电话、短信一概不理。直到去年,我需要在当地买房,贷款却一直批不下来,到了银行才发现是因为父亲的征信出了问题,导致贷款批不下来。按银行的说法,如果时间再拖长一些,成为了被执行人,不仅高铁飞机坐不了、带星的宾馆住不成,甚至还会影响到孩子的前程。

一人的问题,害苦了两家人。

男孩的怒吼、妻子的迷惑和母亲的为难,历历在目

米莱,女,26岁,媒体从业者

本科毕业第一份工作就被“骗”去做催收。

那个时候刚毕业,收到一家没有投过简历的公司的面试邀请,岗位是风控专员。因为面试地址距离学校不远就想着去看一下。

到了以后才发现是一家外企,工作内容就是催收,当然是被美化过的“风控文员”工作。那个时候这个行业还不算恶名昭著,再加上福利待遇还不错,当然是一块“饼”,这是后话了,所以最终决定入职。

最开始经过了两周的带薪培训,了解到这个岗位是分为A1、A2、M3、M4,四个阶级。底薪、福利、绩效也随着层级水涨船高。

4.png

刚入职的就是A1,工作内容是督促逾期1-30天的人还款,因为这部分的人大多还款意愿较高,所以难度较低。A2往往逾期了1-3个月,并且联系不上本人。这时候电话会打给他们的家人、朋友,询问借款人是否有其他的联系方式并且催款。M3、M4面对的就是一些老油条类型的客户。

A1还没做完我就离职了,但在A1期间,有时候A2那边人手不够会借调A1的人帮忙,因此有去那个部门做过几天,遇到了三个到现在还印象深刻的借贷人。

第一个看年龄应该是个还在读书的男孩子,分期买了苹果手机,然后还了几期后就没有继续还了,电话也打不通,所以组长让我打他父母的电话。

那个时候大学应该已经放寒假了,他母亲接电话后口音很重,我们两个人沟通了几分钟都还没有明白对方的意思,然后那个男孩子可能坐在他母亲旁边,估计从只言片语中感觉到了什么,就赶紧抢过了电话。

先是一顿输出,质问我为什么打扰他母亲,为什么说话声音那么大,然后保证会尽快把钱还上,让我们不要再给他家里人打电话了,我就如实备注了,也不知道后来有没有还款,因为系统外呼是随机的,很少能匹配到同一个人。

第二个是欠债人的妻子,看同事的备注,这个欠债人属于老油条类型,很少能联系上。

他的妻子接电话后,我先是例行询问你认不认识黄xx,出乎意料的是她说不认识。基于系统显示这是欠债人妻子的电话,我就问了一句:“你丈夫叫什么名字?”。

她告诉我就是黄xx,对于之前否认不认识她给的解释是,“村里有很多人叫黄xx,我怎么知道你说的是不是我老公。”之后也是插科打诨,最后不了了之,听同事说,有些偏僻的村子会专门借很多公司的钱,信用“花”了也不在意,因为也没有高消费,也不考虑买车买房,从欠债人妻子熟练的“话术”来看,可能也是这种情况吧。

第三个人印象最为深刻,是一个女孩子的母亲。

这个公司的业务大概有两种,一种是手机贷、电脑贷,应该是和营业厅有合作,所以分期之后的利息与手续费并不高。第二种就是现金贷,利息非常高,这个女孩子就是借的现金。

这个母亲应该是第一次接到催收电话,并不了解女儿有借钱的经历,所以表示会配合还钱。随后,问我她女儿借了多少,还剩多少没还。

通过系统查了以后简直触目惊心,这个女孩子借了2万元,分36期还。不算利息手续费,平均下来每个月应该是500多,但这个女孩子实际每个月需要还一千多,在还了20期之后才发现自己居然还要还18000,所以拒绝继续还款。

最后出于私心,我建议这个母亲去联系公司客服,如果能一次性还清的话,手续费和利息是能得到一定的减免的。

在这样的公司工作,心理压力特别大,所以做了三个月左右就辞职了。在国家严打套路贷之后,听说这家公司好像有受到惩罚,希望趁此机会,一部分不小心走入“泥潭”的人能早日上岸,也希望那些无辜的亲朋好友们不再被打扰。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j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观察(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199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