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D夹缝中的破局之道

自2017年锐龙发布以来,只能在中低端市场苟延残喘的AMD,再一次对英特尔形成实质上的威胁

英特尔在桌面CPU市场中一家独大,广大玩家用户体验受制于每代产品有限的性能提升和频繁更换的主板芯片组,“天下苦英特尔久已”,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AMD再次雄起。

自2017年锐龙发布以来,只能在中低端市场苟延残喘的AMD,再一次对英特尔形成实质上的威胁,粉丝超一千万的数码自媒体LinusTechTips在评测AMD产品时如此评价:“AMD阵营的优势,绝对不只有价格。”

AMD夹缝中的破局之道(配图来自Canva可画)

AMD依仗技术优势逆袭英特尔

只要讨论个人芯片和服务器芯片市场,就一定会提到美国超威半导体公司(简称“AMD”)。作为1969年就创立的老牌半导体公司,AMD在CPU市场上的发展却一直笼罩在英特尔的阴影中,截至2013年底,其CPU的市场占有率也不过刚刚超过20%。就在这样艰难的处境中,AMD于2014年迎来了其历史上首位女性CEO——苏姿丰(Lisa Su)博士。

2019年7月7日,随着使用zen2架构的3代锐龙正式开售,AMD的发展势头变得不可阻挡,营收与市场份额一路高歌猛涨。在苏姿丰博士的带领下,AMD同时与CPU巨头英特尔、GPU巨头英伟达开战,在6年内达成了股价增长60倍的惊人成绩。基准测试PassMark平台公布的2021年度第一季度的统计数据显示,自2006年来,AMD以50.8%的市场份额第一次在桌面CPU市场中战胜英特尔。

这样的优异成绩,离不开AMD在技术方面的进步和巧妙商业策略的结合。一方面是AMD在CPU上技术大幅进步。2017年,AMD首发基于Zen架构开发的锐龙1000系列CPU,为桌面CPU市场的风流涌动埋下伏笔,并在2019年发布锐龙3000系列CPU(下称“三代锐龙”)时彻底爆发。

相较于上代老型号,基于Zen2架构的三代锐龙超线程全系下放,不仅在专业软件方面的表现普遍更胜一筹,而且在游戏方面也有了惊艳提升;同时,得益于7nm制程工艺,三代锐龙在功耗方面也有良好表现,例如规格为8C/16T的R7-3700X默认TDP功耗仅有65W,使其在不超频使用时比同期英特尔产品有更良好的使用体验。

另一方面,AMD定价策略表现出极大野心。相较于同期竞品,三代锐龙的价格普遍大幅低于九代酷睿,例如:与售价409美元的I7-9700K对标的R7-3700X首发价仅329美元,性能却直逼定位更高的I9-9900K——“性能比你强,价格比你低,怎么跟我玩?”一直以来稳居市场龙头的友商英特尔,居然摆出一副完全招架不住的样子,直到次年5月才发布十代酷睿作为回应。

需求增长促使市场上扬

AMD在市场上取得的相对胜利,可归结为自身技术与商业路线的正确结合,但惊人增长不能忽视近来半导体芯片市场整体的变化。

首先,在新冠疫情依旧肆虐的背景下人们外出减少,居家办公成为不得已的选择,大众对于电脑的需求剧烈上升。从AMD2020年第三季度财报来看,当季度经营收入相较于上季度环比增长259.5%,主要得益于包括锐龙、霄龙处理器和半定制产品的销售增长;而同时期英特尔也在整体收入下降4%的情况下,以PC为主的业务仍取得1%的逆势增长——这足以证明需求增加对整体市场具有积极的促进作用。

其次,业务重心发生偏移,因“挖矿潮”出现的高性能计算芯片需求侵蚀个人PC市场,加剧其供给不足的状况。标志性的虚拟货币比特币(下称“BTC”)一年增幅407.5%;以太币(下称“ETH”)一年增幅858.5%. 在如此疯狂的市场中,结果之一就是显卡产生了超高的溢价,其实际售价普遍高于所谓的“官方指导价”或“官方建议价”,同时还带动了二级、三级等次级市场剧烈波动。

最后,根据3DCenter发布数据显示:2021年7月以来,因币市市值跳水而大幅下跌的显卡价格现在正以缓慢稳定的趋势上涨,2021年10月显卡价格是半年来新高:AMD显卡均价是官方建议零售价的183%,英伟达显卡均价是指导价的172%.。各方消息指出,芯片短缺问题可能会延续到整个2022年,短期内估计是看不到显卡价格回落了。财大气粗的矿老板可能不会在乎这点“小钱”,却让广大个人PC用户叫苦不迭。

“双英”战AMD

AMD拥有CPU和GPU两大业务,因而与英特尔、英伟达同时展开竞争。实际上,同时对阵两大巨头,AMD仍然面临巨大压力。

首先是来自CPU领域的压力,面对AMD的竞争,英特尔的锐气源于其技术储备。“AMD的领先已经结束了。”近日,英特尔CEO帕特·基尔辛格在为Alder Lake处理器产品预热而接受CRN访问时表示,“英特尔将全方位回归。除了在封装技术和制程工艺上的领先,英特尔在软件、AI、图形、能效比等方面也都将占据优势地位。在接下来的几年里,英特尔将极为激进。”

英特尔的底气源于其市场地位。2021年中报显示,英特尔营业收入高达393.04亿美元,约为同期AMD营业收入的5.4倍。除此之外,持激进策略的帕特致力于将英特尔业务进一步扩展到全球其他地区,包括:于美国亚利桑那州耗资200亿美元新建两座晶圆厂;计划以超过2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半导体企业SiFive;以及还有传闻言,英特尔或将收购估值约300亿美元的美国半导体代工厂格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更何况是仍然拥有全球80%处理器市场份额和业内最好软件资源的英特尔?

其次是来自GPU领域的压力,在AMD努力寻找市场突破口的时候,英伟达仍占据着绝对市场份额。显卡是电脑中用于输出和转化显示信息的重要部件,除开集成在主板或CPU上的内置显卡,在独立显卡领域中,得益于2020年个人PC市场的火热和挖矿潮期间虚拟货币价格一路疯涨,2019年第四季度至2020年第四季度一年间,英伟达市场份额由73%提升至82%,进一步将AMD市场份额压缩至两成以下。

除此之外,英伟达的技术同样处于领先地位。AMD于2021年6月推出了FidelityFX超分辨率技术 (下称“FSR”) ,希望能够作为英伟达深度学习超级采样 (下称“DLSS”) 升级技术的替代方案。可同时兼容“友商竞品”的FSR是一款非常具有竞争力的技术,但目前仅就画质相较于DLSS而言还是略显劣势。在GPU领域的乏力,甚至让一心支持AMD的“A推”们都难以喊出中气十足的“YES”。

回归用户体验才是决胜关键

整体来看,AMD借锐龙和霄龙处理器巧劲重回大众视线,让广大玩家不由自主地喊出“AMD,YES!”,尽管形势有所好转,但AMD仍不能松懈下来。

一方面虚拟货币终究只是虚拟的,没有国家信用和实体物料作支撑,仅凭其具有的特性,在现有政治经济条件下,是不能代替现有主权货币的。它至多变为一种比其他商品更适合充当交易媒介的特殊商品门类,挖矿潮正是在这基础上进行的击鼓传花般的投机行为。

另一方面挖矿潮终将褪去,与挖矿息息相关的显卡市场和饱受其害的个人PC市场,届时也会再次反弹。对矿老板来说,在挖矿潮最火热时,一张高端显卡仅在3-4个月内就能回本,剩下赚取的,不仅是挖矿效益,还有显卡本身的残值。那时候,显卡厂商就要直面自己酿成的苦果——略少于出货量的无法分辨的低价二手显卡,足以对现有产品造成剧烈冲击。

最后面对如此窘境,似乎除了加速产品迭代更新和使用某些特殊的技术手段外,再没有更好的方法了。因此,忽视眼前利益的克制行为是一种对未来的负责。

在风起云涌的市场中,无论新技术看起来多么绚丽,无论大饼闻上去多么诱人,无论矿老板能掏出多少现金,最终的产品与服务终究是要落实在用户身上,是用户直接为产品买单。

在以人为本的时代,重视用户体验是一种必然要求,依托优秀产品为用户提供个性化、差异化的良好体验才能增强企业核心竞争力,才能增加用户对产品的忠诚度,实现共赢。但无论如何,在AMD依旧令广大用户兴奋不已的时候,希望不要让他们喊出那句反过来的口号“INTEL,YES!”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20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