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洗牌的网约车,谁在接管下沉市场?

高德、美团、花小猪下沉备战,曹操、T3还未到达

重新洗牌的网约车,谁在接管下沉市场?

文|螳螂观察

作者|易不二

从今年7月份滴滴被下架之后,滴滴的日订单量较之前下滑了差不多500万单。而此前,滴滴巅峰时期的日订单量能达到3000万单。

在这一窗口期,曹操出行、T3出行等加快了融资脚步与市场推广力度;而高德则推出多种形式的免佣福利,将资源向司机倾斜;美团打车重新上线,也在34城重点招募司机……

出行市场各方势力开始排兵布阵,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搅动了市场格局,并拉动市场的整体回暖。在滴滴订单量下滑之际,高德、T3等平台的日订单量,几乎都完成了翻倍。而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发布的9月运行数据显示,虽然与7月相比存在一定差距,但9月的订单量已经环比上升0.9%达到6.49亿单。

在这这几大势力火药味颇浓的竞争中,不少业内人士甚至表示,滴滴之后,曹操、T3、美团、高德将主导下一阶段的网约车行业竞争。

长沙的出行市场,基本上符合预测。滴滴虽然因失去新用户导致单量下滑,但是目前的大本营依然稳固,而正在发力的曹操、T3、美团、高德等平台也各有优势,至于谁能挑战滴滴的位置,还远未到下结论的时候。

但在弹药还没完全扫射到的下沉市场,又是谁在主导“滴滴停摆”之后的出行市场呢?

为此,《螳螂观察》测评了与长沙深度绑定的三线城市株洲和湘潭,看看在经济实力并不弱,又有在长株潭一体化的政策加持的这两个“可攻可守”市场,竞争格局又是一番怎样的景象?

高德、美团、花小猪下沉备战,曹操、T3还未到达

“正是市场基础不成熟的情况下,创业才可能成功。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普及了,司机和乘客的用户习惯也教育好了,市场已经成熟了,但这时候,你再做打车软件,基本上没有机会了。”这是滴滴创始人程维在一次分享中所讲的话。

但滴滴自身的风波,却给了其他打车平台“二次机会”,拱手让出的还是一个被滴滴教育得非常成熟的市场。

不过,比起厮杀激烈的一二线城市,株洲和湘潭这样的三线城市,在实际的测评过程中,给《螳螂观察》的感受相对来说还算“祥和”。

这是因为,在长沙,除了有滴滴的大本营,还有曹操、T3、高德、美团、花小猪、首汽等平台瓜分市场。但在株洲和湘潭,滴滴之外,只有高德、美团、花小猪、首汽等有布局,曹操、T3等还未覆盖。

重新洗牌的网约车,谁在接管下沉市场?

而具体来看,株洲与湘潭则又有分化。

在株洲专职开滴滴一年半的李大姐表示“没听说过曹操和T3”,更是很惊讶“美团还有打车业务”。但是对“高德和花小猪感觉还不错”。

同样没听说过曹操和T3的王哥,主要阵地在滴滴,因为“滴滴的佣金至少25%”。但遇到同时派单的情况,王哥表示只会接滴滴的单,“因为只要拒绝滴滴就会扣分,不人性化”。所以王哥表示,“如果之后用高德的人多的话,会考虑加上高德”。

在株洲开了十几年出租车的吴师傅对网约车的认知是从滴滴开始的,也不知道曹操和T3,但是清楚美团在做打车业务,只是株洲还没开通。

只是,在用过一阵子滴滴之后,吴师傅目前主要选择的平台却是高德,一个是因为“株洲经常堵车,高德的路线最好”,二则是“现在高德比滴滴的单要多,并且出租车不抽成,有时候接单还有1.5倍的补贴活动”。

基于这两点,吴师傅还表示,株洲的出租车司机大多数都在用高德。《螳螂观察》测评小组随后在另外两个出租车司机那里验证了这一点。

遗忘了株洲市场的美团,在湘潭市实现了一定程度的普及度,只是口碑并不理想。同时,在株洲表现不错的花小猪,在湘潭的反应也不如人意。

《螳螂观察》测评小组在湘潭大学两次用花小猪叫车,都没有车接单。在测评小组将花小猪的体验换成了美团之后,4次美团打车的体验中,4个司机的吐槽都指向两个核心问题:一是派单机制不合理,二是抽成费用和计程费用不合理。

比如,在从巨友中央公馆去往湘潭大学的路上,同时开通了滴滴、美团和高德三个平台的谢师傅表示:“不怎么喜欢跑美团的单,没有滴滴和高德做得好。比如滴滴在我快送到目的地的时候,就给我派了距离很近的新单子,但是美团派的单我最远的开了五公里才接到乘客,因为美团的地图没有更新。”

不仅如此,谢师傅还表示,美团的抽成比滴滴还多,最高的要到40%了。不仅如此“美团的单子前面两三分钟不计费,三公里以内的短距离基本上不赚钱。但是长一点的距离要八分钟之后才跳表,但八分钟的时间都可以跑几公里了。”

到了目的地之后,《螳螂观察》实际支付的费用为43.23元,而谢师傅表示司机端“只收到了27块多”。

重新洗牌的网约车,谁在接管下沉市场?

综合来说,从司机端来看,滴滴仍然占据株洲与湘潭的大市场,紧随其后的就是高德,在出租车司机端,高德甚至是主流平台。美团在湘潭市场虽然渗透度还可以,但口碑非常不理想。

当然,比起还未到达战场的曹操和T3,这些平台在司机的心智里,已经有了先行一步的优势。

滴滴、高德是第一选择

和司机对各个平台的印象相比,《螳螂观察》测评小组的乘客体验与司机的感受也大体相符。

在株洲市,《螳螂观察》测评小组以国富中心为起点,以株洲二中为终点,同时用滴滴、花小猪、高德以及首汽四个平台发出了用车需求,其中滴滴、花小猪、高德都是秒接单,而首汽则用了近三分钟才有司机应答。

重新洗牌的网约车,谁在接管下沉市场?

四个平台的派单距离都在三公里以内,滴滴最先达到了接客地点,紧随其后只有不到一分钟差别的是高德与花小猪,首汽因为接单时间长,到达时间也比其他三个平台长。

在到达目的地的用时上,高德用时最短,其次是滴滴与花小猪,首汽在其他三个平台的车到达近十分钟之后才到。在讨论路线的时候,《螳螂观察》测评小组使用高德平台的小伙伴表示,高德最先到达在于“高德导航带司机走了一条红绿灯最少的路”。

费用上,高德最便宜,滴滴与花小猪差不多,但这三个平台的费用都在24-26元之间。首汽订单金额最贵为29元,测试小伙伴在使用了8元新用户优惠,实际支付金额才小于其他三个平台。

重新洗牌的网约车,谁在接管下沉市场?

而在服务上,测评小组的成员对各自使用的平台都给出了不错的评价。但使用首汽的小伙伴表示,首汽需要先预付费,到达目的地之后在根据实际金额支付剩余费用。

也就是说,在首汽平台打一次车,需要用户进行两次支付流程。

在这一点上,在湘潭使用美团平台打到首汽的车的小伙伴也反映需要支付两次费用。并且,司机还提醒了他“订单需要在三天之内完成支付,不然平台会收取利息”

在湘潭市,《螳螂观察》测评小组以巨友中央公馆为起点,以湘潭大学为终点,同时使用滴滴、美团、高德、花小猪、首汽五个平台打车,其中滴滴、高德都是秒接单,并在三分钟之内到达接到了乘客,但花小猪的两次用车请求都没有司机应答,首汽平台叫了两次车都被平台取消掉了。

重新洗牌的网约车,谁在接管下沉市场?

但美团平台叫到的却是首汽的车,虽然接单很快,但是到接到乘客花了9分钟。从而在到达目的地的用时上,高德与滴滴几乎同时到达,美团在之后晚了十多分钟才到达。

费用上,滴滴最便宜为34.22元,其次是高德40.84元,美团的花费最贵为43.23,在预付38.84之后,还要二次支付4.39元。其中,高德平台的司机告知《螳螂观察》测评小组,如果对费用有疑问,可以在平台上查看全面的账单明细。

重新洗牌的网约车,谁在接管下沉市场?

综合了株洲与湘潭两个城市的实际体验之后,《螳螂观察》测评小组一致认为,在日常的出行中,滴滴仍是第一选择,但在比较着急的时候会优先选择高德,因为聚合平台能够同时呼叫包括出租车、首汽在内的十几种车型,而花小猪和美团因为体验一般,在有其他选项的时候,不会成为下次出行的选择。

总结

在滴滴“停摆”的这段窗口时间,各大平台能够抢占到的市场份额,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出行市场之后的新格局。

滴滴最早的投资人王刚曾公开表示过,滴滴的团队没有一天是平静的。

在盯上“滴滴市场”的T3、首汽、曹操等车企投资的网约车平台,以及美团和高德等聚合型平台中,可以的看到,高线市场硝烟四起的激烈竞争,已经随着高德、美团、花小猪的布局而蔓延到了下沉市场。

争夺还在继续,在未定的市场里,出行市场的新贵们都备好了自己的武器。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j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观察(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222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