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生活商家的“超红利时代”来了

这一点来看,阿里对饿了么的全速加码,正是本地生活商家抓紧起跳的良机。

本地生活商家的“超红利时代”来了​配图来自Canva可画

本地生活赛道的新一轮历史性机遇要来了。最近在阿里的新财报业绩会上,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勇表示,将饿了么作为本地生活的入口进行持续投入,一方面继续将阿里在消费领域的用户转化为饿了么的用户,另一方面持续增加餐饮服务和非餐饮服务的交叉渗透,提升用户使用多种生活服务。

本地生活服务市场规模近年始终保持较高的增速,阿里此次再明确饿了么的入口级定位,毋庸置疑阿里已经将饿了么作为其未来战略的重心之一。

如果说多年前资本激情挑起的千团大战,是本地生活赛道崛起的第一次高潮,那么借由此次阿里的表态,再加上监管对外卖行业的持续矫正,本地生活的商家们将集体迎来由市场和时代献上的第二次规模化红利。

多平台运营或将不再难

外卖服务是本地生活市场的核心引擎之一,去年因疫情刺激狠狠踩了脚油门。但今年外卖行业的环境变数出现了,监管部门紧盯外卖平台和运营现状,多次明确将“二选一”这样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作为重点打击的对象。

“二选一”如何限制了行业发展和自由竞争?此前有商家爆出,当其想同时入驻饿了么平台时,就会面临佣金抽成被调高数个点、店铺派送配送范围收缩、参与活动被冻结等一系列平台制裁。监管出手“二选一”,无疑对本地生活的商家是一个确定的环境利好:因为在监管的持续督促和整顿下,商家们将有更加自由的运营选择权,换言之就是可以自由开展跨平台和多平台运营外卖业务。

借此契机饿了么一直在加码用户和商户运营,比如最新财报提到饿了么的会员用户规模同比增长40%。同时在商家规模上,饿了么也在加速吸引品牌商家的入驻,比如在4月28日当天,饿了么就宣布和外婆家、陶陶居、杨国福麻辣烫、美心西饼等10家品牌达成合作,后续共计2万家门店将上线饿了么。

可以看出在外卖行业经营环境越发自由的大趋势下,饿了么正在加速扩充体量规模,以夯实平台的生态能力。

在外卖高强度监管趋势的辐射下,本地生活赛道的运营和竞争环境都会变得越来越自由宽松,本地生活商家的多平台和跨平台运营,将不再是难事。而多平台运营,对本地生活商家而言不仅仅是多了选择权,还意味着多平台灵活运营可以增收增利所带来的更高发展空间。

而以饿了么为代表的平台,对于商家入驻的友好开放态度,以及对它们的持续投入,则会加速商家转向多平台运营业务模式,从而有效净化本地生活赛道的经营环境,利于本地生活商家的健康发展。

平台政策扶持力度加大

除了经营环境的自由化和灵活化,本地生活商家还将直面政策扶持力度加大的财务性利好。

在最新财报中,阿里明确表示未来将继续把更多的利润投入到重点领域,比如技术创新、支持商家、降低商家运营成本、用户增长和体验提升、商品和供应链能力、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

像上月淘宝天猫商家的必备运营工具逐渐改为免费模式,就是阿里为商家降低运营成本的一个信号性动作。

而现在饿了么成为阿里本地生活的战略入口,自然也会在成本、效率、流量等方面为本地生活的商家提供政策上的支持和倾斜,以更快聚集起平台的商家规模效应,把平台生态做大做丰富。

像饿了么去年首次推出的“百亿补贴”政策,既是一种强势的流量政策,因为通过强势的补贴为商家吸引到大量的用户,同时也是一种增收降本性政策,因为补贴让商家的平均订单成本和订单量增加了。此前有数据显示,在试运营阶段,参加百亿补贴的商家,订单增速较日常翻了一倍。

“百亿补贴”政策的推出,已经证明阿里对饿了么的投入决心非常坚决。而在这次明确饿了么的入口级定位后,阿里未来对本地生活商家的政策扶持只会越来越多。如此趋势下,本地生活的数百万商家都将会受益于此,成为饿了么优惠政策的共同赢家。

另外,在监管的推动下,最近外卖行业的费率改革政策已经悄然铺开了,不少商家已经感受到政策改革的好处,未来整个行业的费率政策优化是既定趋势,所以本地生活商家面临的费用成本会越来越低。

持续的“阀门效应”

阿里对本地生活商家政策性倾斜持续加大的预期,主要由饿了么的入口级战略定位所驱动。从企业战略层面看,一旦某业务被套上“入口级”的战略定位,往往就成了集团集中资源去推的一个主角。

在阿里系的产品里,支付宝和手机淘宝其实都是典型的入口型产品,包含极为丰富的服务生态和巨大的业务体量。

现在饿了么被阿里明确定位为本地生活服务的入口,同样意味着饿了么将持续吸收全面的本地生活服务类型,承载阿里所有本地生活服务的综合发展需求。

对入驻饿了么的商家而言,这样的战略定位和未来形态,代表着阿里将持续向饿了么的本地生活商家输出包含资金、用户、技术、流量、数字化基础设施等在内的综合发展资源。

换言之,这个入口将会为本地生活的商家输出大量红利,充分释放平台属性的“阀门效应”。

首先是流量方面。一是外部巨大流量的导入,即阿里提到的将消费领域用户转化为饿了么用户。二是流量价值的倍数放大,即阿里提到的增加餐饮服务和非餐服务的交叉渗透。

最新财报显示,阿里的国内年度活跃消费用户为8.11亿——要知道在2018年时,饿了么的年度活跃消费者还不到2亿。如此体量的外部流量和未来潜力需求,在持续源源不断地导入,对所有商家都是一个爆炸性利好。

除了流量的支持外,饿了么的商家会和淘宝天猫的商家一样,可以获得阿里成熟的平台化支持,比如技术层面的云服务、生态操作系统等,从而不仅仅把生意做好,还能做大做强。

比如品牌商家的数字化改造需求,可以通过阿里巴巴的全套操作系统来满足,而中小商家则可以直接获取阿里的数字化基础设施服务,从而在运营成本和效率上占据更多的竞争优势。

超红利时代

从经营环境改善、战略竞争升格的角度看,未来几年将是数百万本地生活商家的“超红利时代”。

因为除了本地生活赛道的市场化高增长发展红利外,本地生活的商家还面对资本投入层面(阿里对饿了么的入口级战略定位)和基础设施层面(外卖平台对商家的大规模政策支持)两大历史性的利好。

而这些相互叠加的确定性红利,必然会成为本地生活商家发展的超级引擎,一方面让商家获得更多的增长机会,另一方面让商家拥有快速适应市场的生存能力。

而商家最应该关注阿里对饿了么入口级战略定位的确立,因为本地生活赛道和阿里的长期增长是紧密绑定的,是阿里会长期投入和押注的核心赛道。而阿里未来在本地生活赛道建立优势的前提,是数百万本地生活商家的壮大。

从这一点来看,阿里对饿了么的全速加码,正是本地生活商家抓紧起跳的良机。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66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