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货运烽火再燃,B端市场成货运市场新赛点

伴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电商格局的演进,国内广义意义上的货运行业,在快递以及外卖领域已经基本分出了胜负。

伴随着技术的进步,以及电商格局的演进,国内广义意义上的货运行业,在快递以及外卖领域已经基本分出了胜负。在完成这两个市场的占领之后,巨头们掉过头来,再次将触角伸向了此前较少关注的同城货运市场。

而随着各路玩家渐次入场,行业内的“火药味”也在无形之中浓郁了很多。从“交战双方”的具体动作来看,货拉拉、快狗等老玩家与滴滴等新玩家,已然拉开了一场新的竞逐战。

同城货运烽火再燃,B端市场成货运市场新赛点

(配图来自Canva可画)

再次燃起战火的同城货运

伴随着市场规模正式突破万亿,同城货运市场又起风了。据艾瑞咨询《2019年同城货运行业研究报告》,移动互联网时代同城货运量从2014年的70亿吨到2020年超过百亿吨,同比增长率超42.9%,市场规模从2014年的8000亿扩大到2020年万亿以上。

在行业突破万亿规模的大背景下,各路玩家参与行业的热情也开始空前高涨。一方面,早先入场的如快狗、货拉拉等玩家,正在积极筹划着新的融资,借以补充“弹药”继续厮杀;另一方面,滴滴、顺丰等新玩家,在陆续进入该领域掀起新的市场争夺。可以预见,同城货运市场将不可避免地卷入一场新的战火之中。

而在早前,同城货运行业内已经经历过一场同城货运大洗牌了。同城货运最早诞生于2013年的“O2O浪潮”中,并伴随着O2O浪潮的持续蔓延,同城货运逐渐走向了兴盛。到了2014年,同城货运领域,陆续涌现出了包括货拉拉、一号货车、58速运(快狗)等在内的数百家公司,掀起了“互联网+货运”的百团大战。

经过激战,到了2018年同城货运领域,只剩下了占据半壁江山的货拉拉和两到三成的快狗打车,其他玩家均幻灭在激烈的激战之中了。

不过,尽管目前货拉拉和快狗打车等头部玩家,已经占据了一半以上的行业市场份额。但据行业观察人士透露,远观整个货运市场情况来看,目前仍有90%以上的市场尚未得到开发。而滴滴等新巨头入局同城货运的背后,自然也有这方面的考虑;另外,今年以来社区团购持续热火带来的供应链用车需求上升,以及经过前期的铺垫行业成熟度提升等,都对同城货运的发展形成了诸多利好。

搅局者各有偏重

目前来看参与者虽众,但仔细观察各家企业的打法,会发现它们存在着明显的不同。具体来看,目前行业内的玩家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快递巨头、网约车巨头跨界同城货运,其代表如顺丰、滴滴货运;第二类是行业原来就已存在的巨头,如货拉拉、快狗等玩家;第三类是从跨城际货运转战过来的巨头,如满帮集团。

其中,货拉拉、快狗打车等玩家作为行业先行者,已经建立起了一定的先发优势,在同城货运市场占有了较大市场份额。它们在当下的动作,更多集中在巩固乃至扩大其在同城货运领域的既有优势。而对其他跨界参与同城货运的玩家来说,则更加看重同城货运这个增量市场为其原有业务带来的增长和协同。

拿滴滴来说,其推出同城货运的时间大约在2020年4月,同一时间滴滴推出的项目,还有滴滴跑腿、橙心优选。一口气在同城领域密集布局如此多的业务背后,滴滴考虑的显然不只是寻求增长空间这么简单,更为重要的是通过通盘规划,形成各主要领域新业务的协同增长。

比如,社区团购和同城货运结合,就可以起到“1+1>2”的效果。具体来说,社区团购的行业特性(高耗损),让供应链效率成为成本控制和用户体验的决定性因素。但对于社区团购运营者来说,社会零散运力覆盖面差、运力弹性差,无法满足社区团购的要求,而自建物流明显又存在成本过高的问题。

而对于同城货运平台来说,则存在一定时间段内运力过剩的情况。而将运力十足的同城货运平台接入到社区团购之中,不仅能够帮助社区团购解决生鲜供应链用车的问题,还能够有效缓解同城货运运力过剩的难题,可谓是一举两得。从这角度来看,滴滴同时入局同城货运和社区团购背后,可谓是下了一盘“大棋”。

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顺丰和满帮集团。作为一家坚持走直营化路线的快递巨头,顺丰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了密集的中转物流中心和枢纽网点,这些站点构建的网络优势,在顺丰发力同城货运之后会自然地衍生出新的网络,对顺丰构建新的业务协同发挥积极作用。而对于在城际货运领域占据了90%市场份额的满帮集团来说,凭借其在城际货运领域的强势地位,自然地进入到同城货运领域也算水到渠成,其效果与顺丰有异曲同工之妙。

鏖战背后的行业隐患

不过,在行业内玩家竞相涌入的同时,同城货运行业存在的隐患,也越来越多的暴露了出来。此前闹得沸沸扬扬的货拉拉事件,正从侧面反映了行业存在的隐患。

首先,是行业非标准化带来的问题。同城货运行业目前普遍采用的是众包模式,货运司机可以通过平台发布的任务抢单进而完成送货任务,依靠互联网强大的信息统筹分发能力,货车司机可以省去“趴活”的时间,极大地提升工作效率,货主也省去了过久的预约和等待货车的时间。因此,在互联网模式的助力下,同城货运行业替代传统的货运模式只是时间问题。

但众包模式在初期阶段都存在一个弱点,那就是行业准入门槛低,很多有车的私营业主都可以进入业内试水。但私营的业主太多,又导致行业比较分散,加上平台的精细化运营不到位,空置率高,消费频次低,造成运力浪费,企业盈利困难。

此外,在C端服务方面,会出现跳单、迟到、乱收费、物品丢失等现象;在B端则存在车型匹配、运力匹配不完善等问题,导致行业乱象层出不穷。

其次,持续的行业大战带来的恶性价格战竞争。此前货拉拉和快狗等平台为了争夺用户,持续打价格战,导致司机接单价格越来越低,不少司机为了多挣钱会选择带用户绕远路,进而导致类似的“货拉拉事件”出现。

最后,就是行业商业模式仍不成熟。目前货拉拉采用的是会员模式,具体会员分初级、中级、高级三种,具体价格在299-899元之间不等。司机不加入会员,每天接单数量会有限制,且平台会提取一部分的抽成;而加入会员后,平台不再进行抽成,且会员会随等级而享受更多的单量扶持。快狗打车采用的则是会员制加提成制,新入局的滴滴货运则采用抽成制。标准不一的商业模式,说明了到目前为止,同城货运行业尚未形成相对清晰的商业模式。

货运市场新赛点在B端?

随着行业竞争日益加剧,传统痛点问题逐渐凸显,同城货运市场逐渐进入一个新的发展时期。一方面,随着安全问题的频繁出现,货运行业走向规范化势在必然;另一方面,诸多玩家的入局也加速行业走向成熟,同城货运市场有望得到进一步的发展。那么,在这个时间节点之下,未来货运市场的新赛点在那里呢?

从行业玩家的动作来看,目前同城货运核心发力的方向有两个:其一是拓展大B端市场;其二是拓展其他细分市场。目前,同城货运服务的主要客户是C端个人客户以及小B端客户,但大的市场份额集中在大B端客户那里。根据艾瑞咨询的研究数据显示,在同城货运市场中,B端市场占据着90%以上的市场份额,仅有3%不到的市场是针对C端的搬家服务市场。

因此,如何攻占B端市场,尤其是大B端市场就显得尤为重要了。而在行业内,如快狗打车直接选择与美团、拼多多、滴滴、盒马等社区团购项目合作,通过将其“即时用车”和“计划用车”结合起来,更好地提升平台的车辆使用效率,以此提升平台的盈利能力。而货拉拉则将触角深入到了城际货运、企业版物流服务、搬家、零担、汽车租售和车后市场等诸多细分领域,试图打造一站式互联网物流商城。

不过,无论是快狗还是货拉拉,不论是社区团购还是零担、搬家,都明显地表明了同城货运玩家们,试图在更有空间的B端市场“掘金”的探索。而在滴滴、顺丰等巨头强势入场“打劫”的背景下,货拉拉、快狗的B端“掘金”还能否如愿依旧值得细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67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