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绝户饭还振振有词,短视频平台体面点怎么就这么难?

是时候划重点了。

最近视频行业的火药味又浓起来,日前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腾优”三家头部长视频平台抨击短视频野蛮无休止侵权。就在几天前,三家也分别发布声明谴责B站上线侵权盗版《老友记重聚特辑》的行为。

吃绝户饭还振振有词,短视频平台体面点怎么就这么难?​配图来自Canva可画

一些短视频平台对侵权问题沉默不语,它们看起来更倾向于让用户冲在前面,转移焦点和矛盾,“只有盗版才能出圈”“短视频人文价值很高”“哪类视频平台运营效率高”“长视频到底注不注水”等议题甚嚣尘上。

这实在让人看不下去。PUGC模式就好比一个大户人家孩子,天天去穷邻居开的饭馆蹭饭,给人家吃垮后家长不光没不好意思,还倒打一耙:我们家孩子是个好孩子啊,白吃是帮你们家做宣传,饭馆赔钱是饭不好吃,和我不要脸有什么关系?

说得云山雾罩洋洋洒洒,但中短视频就是不提自己该把伙食费给交了。体面点,怎么就这么费劲呢?PUGC是个好孩子没毛病,但“十四五”规划纲也提出要实施知识产权强国战略,实行严格的知识产权保护制度啊。那到底谁有毛病?显然是盗版平台。

所以,这次争论,核心就是正版盗版之争,抨击的是涉事平台而非个体用户,它指向的结论也只有一个:中短视频平台应该停止偷窃行为,积极主动为自己的行为买单,为自家喜欢做各类剪辑的用户,构建正版内容环境。

事实上,今年来反盗版已经成为整个影视行业的共识。6月5日,慈文、华策等国内六大影视公司,继续公开表达反对短视频侵权盗版的鲜明态度,同时明确这并非长短视频之争,最终目的在于创造良好创作环境。4月份影视行业协会连同影视公司、视频平台和上百位艺人,先后发表了联合声明和倡议书,呼吁短视频平台采取行动保护原创内容,推动行业正向发展。就连国家电影局也首次发文表示要加大对“XX分钟看电影”等短视频侵权盗版行为的打击力度。

吃绝户饭还振振有词,短视频平台体面点怎么就这么难?

监管和行业多次表态的背后是短视频盗版侵权行为的大面积泛滥。《2021中国短视频版权保护白皮书》显示,2019年1月至2021年5月, 12426版权监测中心对1300万件原创短视频及影视综等作品的二次创作短视频进行监测,累计监测到300万个侵权账号,涉及点击量5.01万亿次,按万次点击10元计算,挽回直接经济损失50.1亿元。

如此大规模的野蛮侵权,是整个内容产业的耻辱,更是对版权原创性的蔑视。过去十余年,国内的内容产业已经慢慢从盗版、搬运、抄袭的黑暗时代走了出来,主流平台们更是将原创内容放置于重要战略地位,通过大量投入原创内容,养成了健康的原创竞争氛围,让内容产业的生态持续繁荣了起来,并涌现出一批优秀的内容,如爱奇艺的“迷雾剧场”,优酷的“这!就是系列”,腾讯的王牌IP剧等。

可让人始料未及的是,快速生长的短视频,作为内容产业的一员,本应积极推动内容产业的健康发展,却在明目张胆蚕食着行业辛苦建立起的版权保护机制和良性发展氛围,吃行业的绝户饭,成为时代的逆行者。

我们至今没有看到任何一家平台站出来承认这件事,他们已经因此赚得盆满钵满。他们中的一些人反而还在变本加厉地干着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即持续以流量曝光、激励补贴等形式,暗中鼓励大量侵权、搬运、抄袭内容的持续生产,并让这些不正当内容为平台赚取更多的吸引力。更有一些打着年轻人社区旗号的平台,在法庭上,直接祭出UP主的个人IP、私人邮箱等,让用户为盗版挡枪。

中短视频平台们难道没有版权意识吗?不可能。他们经常对外重拳出击,嚷嚷着去讨伐其他平台的侵权行为。就在5月初媒体报道,B站起诉“第一弹”APP侵害作品传播权,获赔24万。B站起诉“第一弹”APP侵害作品传播权,获赔24万。B站和D站的官司更为知名,D站不光一审被判赔偿B站300万,后来的公诉中,D站的创始人还因盗版侵权被判获刑三年三个月。

吃绝户饭还振振有词,短视频平台体面点怎么就这么难?

中短视频平台们难道没有能力为版权付费吗?也不可能。他们财大气粗,烧钱和喝水一样轻松。根据6月4日最新交易信息,爱奇艺的市值约114亿美元,而B站约419亿美元,是爱奇艺的3倍多,快手港股市值更是高达8500多亿港元,接近爱奇艺的十倍。

短视频平台的烧钱能力同样骇人,B站2020年光营销和销售这块就烧了35亿,比2019年增长了近200%,快手2020年营销和销售开支达到266亿,比2019年增长了170%。而且就算烧钱烧得这么猛,他们还是有非常充裕的现金流,还是有很富余的手头现金。

中短视频平台们难道没有正确应对侵权的方法吗?更不可能。不说长视频平台给出的解决方案,便是业内人士、行业专家给出可行的解决方案,也足够推进这一议程,比如由版权拥有方为平台开放特殊的版权使用权,专门供平台进行二次创作,还有引入按需付费的版税机制,不对非原创内容进行扶持等等。

有钱、有方法、有正版意识,但中短视频就是要盗版,哎,就是玩!

一言以蔽之,中短视频平台们从来都没有正视自己的侵权行为和应当承担的责任,反而是凭借那点呼风唤雨的能力,搅浑了内容产业多年来沉淀的原创清水,破坏了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这也是监管、行业和“爱腾优”们集体愤怒的真正原因。

他们抨击的不是中短视频存在的合理性,不是那些“为爱发电”的UP主(他们也是受害者),更不是为内容产业持续做贡献的内容生产者们,而是中短视频平台的贪婪盗版行为。

回到短视频侵权问题本身,既然平台是最大的获利者,那么平台就应该为原创版权买单,这样不仅能够有效化解当前无序泛滥的规模化侵权问题,还能为平台创作者提供更加自由公平的创作环境,是一个多赢的选择。

不得不说,短视频平台们显然活的比长视频平台们滋润多了,《2021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短视频行业规模超过了2000亿元,短视频用户已增加到8.73亿。在短视频行业仍在快速繁荣发展的情况下,几个受益于此的头部平台更应该以身作则,尽快去解决泛滥无休止的侵权问题,这样才能推动行业长远健康发展,也能给短视频行业留下一个好口碑。

我们都是活在历史中的人,应该为历史负责。应该深切认识到,今天的盗版行为,破坏的不光是平台利益、影视行业利益,也破坏了中国影视产业比肩英美的可能,是给后代留下千疮百口的产业废墟。

中短视频平台明知何为侵权何为盗版,却仍旧故意为之,显然只是想在这场鱼龙混杂的商业竞争中多占点便宜。可以说,在这件事上,他们完完全全躲在了内容创作者和用户的身后,钻了“避风港原则”的空子,假装正大光明地干着偷抢盗拿之事,实在令人作呕。

文/刘旷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跨越财经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94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QQ咨询
微信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