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空运研究

疫情下对加强中国国际航空网络战略合作的思考

国际航线网络肩负着国家战略实施、安全应急、经济交流和社会交往的重要责任和使命。通过与国外节点或航司加强战略合作,实现我国国际航线对全球不同区域的直接连通和间接连通,能有效延伸拓展网络的广度和深度;更为重要的是,当前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全球动荡源和风险点增多,战略合作对增强国际航线网络的基本连通性、稳定性和可靠性具有重要意义。

一、疫情对中国国际航线网络连通性的影响

(一)直接连通受损严重

1.通达性、通畅性全面降低

中国国际航线直飞国家数量由73个减少到40个,其中外航航班大量缩减,通航国家由73个减少到13个,外航独飞国家仅剩埃塞俄比亚和伊朗;国内航司运营国家由61个减少到38个国家,国内航司独飞国家共计27个。国际通航点由194个减少到70个,减少63.9%。

图1 疫情前后中国国际航线直飞国家对比

图2 疫情前后中国国际航线国际通航点对比

注:疫情后为2月17日-23日航班计划数据,来源于民航局

截至2月15日,国际航班计划4346架次,预计执行1817架次,执行率达41.8%,国际航线通畅性大幅降低。

图3 1月1日以来中国国际航班执行情况  数据来源于飞常准

2.东南亚市场冲击最大

从2019年春运和2020年春运航班数据对比看,疫情冲击对东南亚、东亚航班量影响最多,其次是欧洲、北美、大洋洲地区;其中,东南亚、大洋洲、北美洲影响比例最高,减少航班占比82.6%、80.3%和76.8%,其次是欧洲、东亚和非洲地区,减少比例均在60%以上。

图4 2019年和2020年春运期间中国与各区域直飞航班数量对比 数据来源:飞常准

(二)间接连通“受损连锁”与“连通替补”并存

1.受损连锁效应

疫情对东南亚、大洋洲市场造成较大冲击,则对中国经这些地区进行国际中转的间接连通性造成连锁反应。如疫情发生后,新加坡出台最严苛禁止入境政策,作为东南亚地区大型中转地,降低了中国经新加坡中转至印度尼西亚、澳大利亚、马来西亚、泰国、印度、马尔代夫等东亚、南亚、大洋洲地区的间接可达性。

2.连通替补效应

疫情对东亚市场影响相对较小,日本、韩国目前仍保留9个和2个通航点,为滞留北美洲的游客“曲线回国”提供了替补方案。同样,莫斯科、迪拜成为意大利、捷克等欧洲国家停航后与中国联系的有效途径。美国的纽约、洛杉矶、旧金山是中国游客赴北美洲、南美洲的重要中转点,疫情发生后,国航紧急申请调整航线计划,实现北京-洛杉矶-旧金山,和北京-纽约肯尼迪-华盛顿杜勒斯串飞,此举不仅最大限度地保证了中美主要航空枢纽之间的直接可达,更重要的是,对稳定中国与北美洲、南美洲的间接可达起到重要作用。境外国家中转点可在“点对点”直飞网络受损时实现有效替补,是我国国际航线网络建立战略支撑点的重要选择。

二、战略支撑点的重要性

(一)国家战略实施的有效支撑

一是战略性,保障国家意志落实。融入“一带一路”等对外开放战略,发展合作伙伴,实现共赢,打造命运共同体;扩大影响力,承担与大国地位相称的国际责任;转移外部战略压力,谋求战略合作空间。

二是安全性,支撑国家战略安全。保障人员、物资在必要方向上流动的畅通性;发挥好国际应急网络支点功能,保障应急资源的高效调配与及时响应。

三是经济性,深度参与经济全球化。支撑经贸往来需求,培育潜在经贸市场;确保物流链畅通,打造全球产业链分工的重要节点;加速经济全球化发展,促进中国融入全球经济网络。

四是社会性,满足人民出行美好愿望。维护高品质高效率通达,促进沟通交流,打造国际化、大众化的市场空间。

(二)国际航空网络连通的重要保障

一是决定连通的“有”和“无”。如中国与摩洛哥、乌干达、苏丹等非洲国家,智利、秘鲁、哥伦比亚等南美洲国家尚未开通直航,通过国际中转是实现两者连通的唯一途径。且这些国家由于航权受限,抑或需求少、风险高等原因,未来开通直航的可能性也较小,于是当战略通达与市场需求有所冲突时,通过支撑点实现国际中转是提升网络连通度的有效举措。

二是替补直飞航线失效时的“备胎”。当直飞航线停飞或减班而导致直接可达便捷性降低或直接通达失效时,通过国际中转到达则成为重要补充。

三、战略合作伙伴的选择

战略合作伙伴应具备两个因素,一是有市场,二是安全可靠。

(一)尊重市场规律,挖掘“需求点”

根据航空公司市场选择,分析当前中国国际航空中转市场需求最多的节点,这些节点应普遍具有航线网络布局完善、中转绕航率低等优势。结果表明,泰国、美国、阿联酋、马来西亚、韩国、俄罗斯等在中国国际中转市场中占有重要地位。分区域看,莫斯科、法兰克福是我国到欧洲的主要中转点,首尔、芝加哥、旧金山为我国至北美洲的主要中转点,除此以外,巴黎、阿姆斯特丹等为中国至中美洲、南美洲、加勒比地区的主要中转点,亚的斯亚贝巴、迪拜、多哈为中国到非洲主要中转点,这些节点搭建起我国与各区域便捷联系的桥梁。

表1中国国际航线主要境外中转国家与中转机场:

(二)剖析地缘政治关系,寻找“可靠点”

外交关系友好可靠是选择战略合作伙伴的前提,周边国家及部分政治稳定、经济合作潜力大的发展中国家应是战略合作伙伴考虑的重点,如俄罗斯、埃塞俄比亚等。某些仅满足市场需求但存在国内政治环境和外交安全隐患的节点现阶段不适宜成为战略合作伙伴。

我国主要国际中转市场针对疫情出台的入境管制措施有所差别。其中与外交关系差异较大的是新西兰,其虽与中国建立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但在疫情中却出台最严苛的入境管制措施。澳大利亚与中国经济往来密切,但近几年中澳政治交往波折较多,入境管制措施同样严苛。除此以外,新加坡、韩国、日本、马来西亚等国家也采取了较为严格的限制入境措施。

表2 按疫情中各国入境管制措施分类:

四、举措建议

一是强化战略布局。布局战略通道,建立通畅便捷的国际客运通道,及自主可控的国际物流通道,保障国家战略和经贸往来需求。布局战略节点,在找准“好朋友”的基础上,逐步扩大“朋友圈”,在各区域布局至少1个以上的战略节点,通过与战略节点合作扩展国际航线覆盖范围,提升网络通达性和稳定性。

二是完善合作方式。加强战略节点合作,通过外交等手段,加强与主要市场航空运输政策协调,与重点国家建立安全、稳定的国际航空市场战略合作关系,拓展联盟、代码共享、海外基地等多种合作方式,扩大与各国民航领域的利益交汇点;加强国外航司合作,积极与卡塔尔航空、土耳其航空、全日空等外航建立合作关系,充分利用对方发达的航线网络,打造全球连通、全球响应的国际航线网络,增强客货运输的可达性与时效性,提高航线网络应急能力。

三是加强企业“走出去”利益保障。完善相关法律机制,在提高航空公司抵御风险能力、保持企业经营稳定性等方面制定举措,完善汇兑、维修等保障机制,保护航空公司海外利益;加强宏观指导和公共服务,引导企业开展境外投资合作,降低企业国际市场运营难度和风险,增强企业“走出去”的信心。

四是提升企业国际竞争力。支持企业海外战略节点布局,在全球关键通道、重要节点加强布局和投资,增强与战略节点的全方位合作;树立风险意识,加强目的地历史文化、法律制度风险研判;采用全球标准,打造一流品牌,增强国际市场竞争力。

感谢飞常准提供航班变动数据。

来源:民航资源网 作者:王涵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article/126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咨询:188-001-863

邮件:CargoGlobal@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