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业动态
  3. 航司资讯

三大航去年净赚126亿:航油成本占比三成,疫情冲击明显

三大航空央企2019年财报公布。

3月30日、3月31日,南方航空、中国国航、东方航空三大航空央企,陆续发布2019年财报。

年报显示,2019年,三家航空央企合计实现营收4113.63亿元,南航和东航实现正增长,国航则为负增长;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22.55亿元,仅东航保持正增长。

图源:澎湃新闻

其中,南航营收在三者中排名第一,至1543.22亿元,营收增长率也位居第一,增幅为7.4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方面,仅东航保持两位数增长态势,实现31.95亿元,增幅达17.94%,南航和国航分别下降11.13%和12.65%。而在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东航依旧保持增长态势,且增长率达32.73%。

证金公司在2019年对三大航空央企的持股数量均保持不变,对南航、国航、东航的持股分别为2.61%、2.14%和2.62%。

在客运方面,三大航空央企在2019年的客座率均保持在80%以上,其中南航客座率最高达82.81%,国航客运率最低为81.02%,东航客座率虽为82.06%,但同比下降了0.23个百分点。

受益于三大航空央企中机队规模最大的南航,在2019年可用座公里(ASK)和收费客公里(RPK)两项重要指标均为第一,但东航这两项指标的增长率则为第一,达到两位数增长态势。

截至2019年底,南航的机队规模达到862架,远超国航的699架和东航的734架,不过东航在2019年的机队规模增幅位居第一,达到6.07%。

在飞机日利用率和相应增长量方面,南航均位居第一,达到9.96小时,同比增加0.23个小时。

航油成本依旧高企

2019年,南航航油成本为428.14亿元,占营业成本31.56%,同比降低0.25%。

国航航油成本为359.65亿元,占营业成本31.76%,同比减少6.54%。主要是受用油量增加及航油价格下降的综合影响。

东航航油成本为341.91亿元,占营业成本31.90%,同比增长1.52%。主要是由于由于公司加油量同比增长6.80%,增加航油成本22.89亿元;平均油价同比降低4.94%,降低航油成本17.78亿元。

需要注意的是,三大航空央企均在报告中称,航油成本是公司最大运营成本。若国际油价出现大幅波动,将影响公司经营业绩。

具体而言,南航方面,截至2019年12月31日,假定燃油的消耗量不变,燃油价格每上升或下降10%,将导致集团当年营运成本上升或下降人民币42.81亿元;国航方面,本报告期,在其他变量保持不变的情况下,若平均航油价格上升或下降5%,集团航油成本将上升或下降约17.98亿元;东航方面,2019年,在不考虑燃油附加费等因素调整的情况下,如平均航油价格上升或下降5%,公司航油成本将上升或下降约人民币17.10亿元。

可见的是,2020年以来,由于俄罗斯和沙特谈判破裂,国际原油价格崩盘,一度跌破20美元,这显然有利于航空公司降低成本。

对于航油成本的管控,南航方面提到,本集团大部分的航油消耗须以中国现货巿场价格在国内购买。本集团目前并无有效的途径管理其因国内航油价格变动所承受的风险。但是,根据发改委及中国民航局于2009年发布《关于建立民航国内航线旅客运输燃油附加与航空煤油价格联动机制有关问题的通知》的规定,航空公司在规定范围内可自主确定国内航线旅客燃油附加费收取标准。该联动机制可在一定程度上降低本集团航油价格波动风险。

东航方面表示,公司优化运力投向和生产组织,加强市场营销,努力提升客座率和单位收益水平。为了对冲航油价格波动的风险,董事会授权公司谨慎决策是否和如何开展航油套期保值业务。公司指定专门工作小组密切跟踪分析油价走势,2019年未进行航油套期保值业务。

汇兑收益依旧是重大影响因素

南航方面表示,本集团大量的租赁负债、银行及其他贷款承担以外币为单位,主要是美元、欧元及日元,因此人民币兑外币的贬值或升值都会对本集团的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南航外币金融资产合计人民币21.98亿元,外币金融负债合计人民币761.75亿元,其中美元负债709.39亿元。

南航方面称,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变动对公司财务费用的影响较大,假定除汇率以外的其他风险变量不变,于2019年12月31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每升值(或贬值)1%,将导致本集团股东权益和净利润增加(或减少)人民币4.34亿元。

国航方面表示,本集团的若干租赁负债、银行贷款及其他贷款主要以美元、欧元和日元为单位,本集团的若干国际收入、费用亦以人民币以外的货币为单位。

假定除汇率以外的其他风险变量不变,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变动使人民币升值或贬值1%,将导致国航于2019年12月31日的净利润和股东权益分别增加或减少4.44亿元人民币;人民币兑欧元汇率变动使人民币升值或贬值1%,将导致国航于2019年12月31日的净利润和股东权益分别增加或减少1251.5万元人民币;人民币兑日元汇率变动使人民币升值或贬值1%,将导致国航于2019年12月31日的净利润和股东权益分别增加或减少1065.1万元人民币。

东航方面表示,公司外币负债主要以美元负债为主,在美元兑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情况下,美元负债将因此产生较大金额的汇兑损益,直接影响公司当期利润,对公司经营业绩造成较大影响。

截至2019年12月31日,如美元兑人民币升值或贬值1%,其他因素不变,则东航净利润将分别增加或减少人民币3.28亿元。

东航方面称,2019年,公司拓宽融资渠道,通过发行超短期融资券、人民币贷款等方式开展人民币融资,积极优化公司债务币种结构。未来,公司将进一步加强对汇率市场的研判,拓宽人民币等各类融资工具,持续优化公司债务币种结构,降低汇率波动对公司经营的不利影响。

预计新冠病毒疫情造成不利影响

三大航均在年报中提及了新冠病毒肺炎疫情对公司业绩的影响。

南航年报指出,自2020年1月下旬以来,疫情在全球蔓延,亚洲、欧洲、美洲等多国为阻止疫情进一步扩散,陆续采取了旅行限制措施,导致全球航空需求锐减。截至3月底,我国整体疫情控制情况出现向好趋势,国内多个省市采取差异化的复产复工政策,境内的航空客运需求逐渐恢复。但由于国际疫情持续扩散,国际航空限制政策趋严,民航局近期发布疫情防控期间调减国际客运航班量的通知,国际客运供应量预计将进一步减少。预计本次疫情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不利影响,具体影响程度存在不确定性。

国航年报指出,2020年初,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爆发,国内春运及节后旅客运输量下滑,全球范围内人员流动受限导致国际航班量减少,航空运输业受到冲击,预计短期内对本集团业务存在不利影响。目前政府已相继出台各项对航空业的财政、税收及金融扶持政策,本集团也通过调整运力结构,优化收益管理,强化成本控制,突出风险管控等措施,努力将疫情影响降至最低。

东航年报指出,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加大了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全球航空业面临严峻的挑战。多国出台旅行限制措施,旅客出行的需求和意愿大幅降低,全球航司航班运力大幅削减,一些航空公司面临生存危机。截至年报发布日,世界各地疫情的持续时间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或将放大和延迟对差旅出行需求恢复的影响。本次疫情也许将催化全球航空运输业的格局发生新的变化。

东航方面称,和行业内大部分航空公司一样,新冠疫情对本公司国际、国内等业务的冲击和影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对公司全年运营和财务状况的整体影响目前尚无法准确预估。公司将首要确保员工及旅客的身心健康,全力保障运营安全,密切关注疫情变化,紧密跟踪市场需求变化,努力降低疫情带来的不利影响。

未来展望

对于目前剧变的航空市场,三大航在年报中发出的展望也值得一看。

南航年报指出,虽然航空业在2019年实现了连续10年盈利,但利润越来越集中在大型洲际航空公司和竞争力强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不少规模较小、效率较低的航空公司则难以应对地缘政治动荡、经济增长乏力、市场竞争激烈等挑战,陷入了经营困境。2019年是全球航空公司破产数量最多的一年,据航空咨询机构IBA(InternationalBureauofAviation)的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全球已有17家航空公司倒闭,其中以欧洲航空公司居多,而且不乏知名度较高的航空公司。在一些中小航空公司陷入经营困境甚至破产之际,竞争力强的大型洲际航空公司和领先的低成本航空公司为行业贡献了绝大部分利润。利润的集中使全球航企的业绩呈现出较为明显的马太效应。

2020新年伊始,新冠病毒疫情全球扩散,对经济、社会、金融等多方面均产生了较大冲击,全球民航业在面临巨大挑战的同时也出现以下明显趋势:

一是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航空市场。根据国际航协的预测,亚太地区将成为推动航空需求增长的最大驱动力。中国经济转型为消费主导后,将长期带动客运需求强劲增长。

二是航空合作模式新趋势。目前,国际航空业“去联盟化”趋势正在出现,航企合作最终回归利益需求,双边、多边合作或成为未来主流趋势。

国航方面则认为,从全球市场来看,竞争形式出现新的变化。欧美航空公司基本完成整合,竞争力显著提高。大型网络型承运人的双边和多边联营日益增强,少数股权投资策略建立了超越现有航空联盟框架和代码共享模式的全球合作关系。

从中国国内市场来看,民营航空公司总体呈现上升态势,竞争日趋激烈。前期市场准入放松时,地方纷纷成立区域性航空公司,低成本航空浪潮逐渐兴起,将进一步加剧国内市场的激烈竞争,降低收益水平。同时,高铁对于航空中短程航线的冲击,不仅表现在新开线路的一次性分流,还将出现既有线路的网络化运营、整体提速、频次增加、运营时间延长之后的二次分流。2020年,受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影响,国内及国际旅客量短期内大幅度下滑,受该不可控因素影响,预计一定时期内将会影响航空市场发展。

东航方面则称,国内外航空运输业竞争合作方式持续演变,亚太航空市场竞争日趋激烈。在中短程航线方面,过去快速成长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积极抢占市场份额。日韩高收益市场航权放开,区域市场竞争将更加激烈。面临全球经济下行、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同频共振,不仅影响航空客、货市场需求,也引发了油价宽幅震荡、人民币汇率波动加大。

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加大了全球经济下行压力,全球航空业面临严峻的挑战。多国出台旅行限制措施,旅客出行的需求和意愿大幅降低,全球航司航班运力大幅削减,一些航空公司面临生存危机。截至年报发布日,世界各地疫情的持续时间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或将放大和延迟对差旅出行需求恢复的影响。本次疫情也许将催化全球航空运输业的格局发生新的变化。来源:澎湃新闻网 作者:姚晓岚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article/2489.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咨询:188-001-863

邮件:CargoGlobal@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