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空运研究

现代机场运行指挥体系研究与探索

本文分析了目前国内大型机场的三种主要运行指挥体系,指出现行体系中存在的问题,并根据机场发展定位,结合全流程管控和体系再造理论,提出以航空器保障流程为基础的新“三个中心理论”,完善和强化了运行指挥架构,对国内枢纽机场、货运机场等大中型机场的运行指挥体系给予一些启示和建议。机场运行指挥体系担负着机场指挥、协调的工作职责,是机场运行的核心部门。 

目前,国内指挥体系大都采用“统一指挥、分区管理、专业支撑”的方式展开。本文通过分析目前运行指挥体系现状,分析了现有的指挥体系中存在的问题,结合全流程管控和流程再造理论,研究探索提高现代机场运行指挥体系运行效率的方法。特别是针对当前的“分区管理”模式进行职能及功能分区优化,提出了以航空器保障流程为基础的管理模式,建立了更为高效、明晰、实用的运行指挥体系。 

  一、运行指挥体系理论及现状 

  (一)机场运行指挥体系理论机场运行指挥体系是指将具体航班或专机作为服务对象,安排其在机场区域的一切行动。机场作业的航空器按照业务性质划分,分为客机和货机两种。机场运行指挥体系围绕这两种航空器运行轨迹开展指挥、协调、组织等工作,并及时处理紧急情况,以确保每个航班的安全性、快捷性和有效性。 

  同时机场运行指挥体系管理也需要与机场的战略目标相适应。机场战略目标建立在机场运行现实和未来发展方向的基础上,机场运行指挥体系管理要按照机场的战略目标、吸收国内外各大机场的先进经验,与运行实际、战略目标相结合,才能使机场运行指挥体系有序、高效运转。 

  (二)机场运行指挥体系现状 

  目前,国内外大型机场主要采用以下三种运行指挥体系: 

  “三个中心”模式:即运行控制中心、飞行区管理中心、航站楼管理中心TOC(Terminaloperationcentre)分区管理模式。运行控制中心是机场总体监控和协调中心,对机场航班信息和机位资源进行管理。飞行区管理中心是飞行区运行生产的指挥机构,航站楼管理中心是航站区运行生产的指挥机构。 

  北京首都机场采用“三个中心”的运行管理模式,由机场运行控制中心、飞行区管理中心、航站楼管理中心共同承担协调指挥工作。 

  “两个中心”模式:即飞行区管理中心和航站区管理中心分区管理模式。飞行区管理中心承担机场运行控制中心和飞行区区域运行管理主体的职责,是机场安全生产和旅客服务的最高协调管理机构,也是飞行区运行生产的指挥机构。航站区管理中心承担航站区区域运行管理的主体职责,是航站区运行生产的指挥机构。 

  上海浦东机场采用“两个中心”管理模式,成立机场运行中心和航站楼运行中心,分别负责各区域内生产运营活动的开展。 

  “一个中心”模式:即运行指挥中心管理模式。一个中心指现场运营中心(AOC:(airportoperationcentre),以航空器运行保障和旅客服务保障为主,主要职责为机场整体安全运行指挥调度、应急救援的指挥调度、航站楼候机区和登机口资源、对机场服务质量和机场服务保障类信息发布负责。同时,机场围绕“一个中心”实行三级运营指挥体系管理模式。 

  郑州机场采用“一个中心”管理模式,一级为集团和机场的两级安质部;二级为运行指挥中心(AOC)和机坪运行现场监管室(ROC:Rampoperationcentre),且TOC隶属于AOC;三级为各保障单位组织的17家运管室。运行指挥中心(AOC)承担飞行区管理和航站区管理责任、航班信息管理和服务质量管理。 

  (三)机场运行指挥体系小结 

  以上三种机场运行指挥体系均体现了区域化管理的特点,都从作业区域上将机场分为飞行区、航站区两个区域;根据服务对象、业务性质和运行管理模式都设置了专门的管理部门具体承担主体责任,并负责指挥、协调工作。同时体现了专业化分工的特点,这些职能部门都由区域管理中心统一调配管理。 

  三种模式的区别在于飞行区管理中心是否承担整个机场的运行控制功能。在“两个中心”模式中,飞行区管理中心既承担了飞行区区域运行管理功能,也承担了整个机场的运行控制功能。而在三个中心模式中,飞行区管理中心仅负责飞行区区域运行管理,整个机场的运行控制功能和关键业务管理由专门的运行控制中心负责。“一个中心”模式则是将机场所有区域统一管理,机场飞行区、航站区和整个机场的运行控制内部分区域,但统一由指挥中心统一管理。 

  二、现行机场运行指挥体系中存在的问题分析 

  管理流程不明晰,全流程管理缺失,忽略以客户为中心的服务理念。现有的保障流程由多部门独立完成,运行指挥体系也主要管控单项任务完成情况,没有一个窗口可以全流程协调管控。多窗口服务极易出现信息不对称、延迟、不完整等问题,无法准确、高效的满足客户需求。 

  实践证明无论是客机航司还是货机航司的最大诉求是飞机地面服务的及时和准确。而从现行大部分指挥管理体系中来看,以某机场进港客机为例(见图1进港客机流程图),客机航司需要联系航站楼管理中心TOC获知上游乘客信息,需要联系AOC获取跑道、时刻等飞行信息,需联系现场保障单位获取飞机保障信息。因未按照保障主流程划分引发多窗口对接、信息不畅通、协调困难等问题,难以为客户提供良好的服务质量。 

而在货机保障方面,以某机场进港货机为例(见图2:进港货机流程图)。飞机入位前协调指挥由AOC完成,入位后至装货前由相关保障单位独立完成,货物装卸、开关舱由货运保障,后续至飞机起飞由机务完成。由于机场未按保障流程划分,没有主协调单位为客户提供全链条式服务,各保障工作的具体要求和标准由各自部门掌握,没有形成统一的指挥体系,无法从全局把控机场运行流程效率。同时值得关注的是货物、货站运行管控没有包含在指挥中心协调管控内,而是由货物保障单位独立协调保障。

  重客轻货资源配置不明晰,指挥体系功能不完善,影响货运发展。绝大多数机场都有独立的货站,甚至是多个货站联合生产,在中型以上机场中还专门设置有不同规模的货机坪,但在运行指挥体系中货站楼、货机坪的管理并未像航站楼和客机坪一样整体纳入运营指挥体系中。 

  现行机场运行指挥体系中,客运保障机构、管理体系完善,覆盖各保障环节。而货运的运行指挥管理只是对部分操作流程进行监管,没有完整指挥体系,管理明显薄弱。上层架构设置客货不均衡,体系不完善,必然导致实际生产操作中货运保障受限。 

  角色定位不明晰,运营指挥功能发挥不完全。目前的指挥体系大都面临着既负责生产又负责监督,无暇顾及服务质量的问题。多数指挥中心为非独立运行机构,隶属于某安全管控部门,调查事件中必然存在监督力度不够或重复监督考核的情况;同时,安全管控部门既制定标准又对标准执行情况进行评判考核,调查事件中难免存在有失偏颇的情况,很难优化流程,提升服务。 

  三、新“三个中心”运行指挥体系 

为了解决现有的机场运行指挥体系存在的问题,本文以业务流程再造为基础,打破条块分割的职能性分工的组织结构架构,对运行指挥体系提出扁平化再造,即以流程为中心,以客户为导向实行“动态+静态”、新“三个中心(AOC、航站区指挥中心PTOC:PassengerTerminalOperationCentre、货站区指挥中心CTOC:CargoTerminalOperationCentre)”管理模式(三个中心管理模式如图3所示)。

图片1

  强调CTOC(货站区指挥中心)各项职能,平衡客、货运保障资源配置。 

  目前各大机场为了保障航班正点率,就会使货机航班时刻和跑道使用受限,机场特别是以货运战略定位为主的机场的货物保障能力就会受到影响。因此,在运行指挥体系中,CTOC发挥沟通协调职能,争取在白天加大货机起降时刻安排,加强机场货物保障能力。同时提高货运全流程服务保障配置,将货物全流程管控、货站管控纳入CTOC管理体系,实现货运调度信息扁平化,提升整体保障能力。 

  优化组织结构,明确监督考核职能。 

  在机场运行中要做到流程、制度、责任明晰,执行高效公平、公正,避免因角色定位不明晰出现监管力度不够的情况,即需明确运行指挥体系和监管部门、运行指挥体系内部分工职责。在新“三个中心”运行指挥体系中,安全质量管控部门作为督查部门负责各项规章标准的制定,并根据执行情况和反馈更新相关制度;AOC作为独立运行机构,负责标准的执行和实施,同时负责机场运行服务质量,运行流程的优化、协调解决运行生产中跨部门问题。两个机构分别开展标准制定和执行工作,避免出现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的情况。 

  按照客机、货机全流程保障节点贯穿整个运行指挥体系的指导思想,运行指挥中心应集中精力管好机场关键性业务,如航班信息、机位资源分配、服务质量监管及应急工作,以服务安全为核心。运行指挥中心AOC,以飞机态管理为主、静态管理为辅,由机坪塔台和飞行区指挥室组成,负责自飞机降落至停机位过程中的所有协调保障事宜,对PTOC和CTOC有指挥调度权。航空器停场后的相关保障工作由PTOC和CTOC负责。PTOC和CTOC以日常保障为核心,分别负责指挥协调客货机入位后的相关保障工作,具体负责航站和货站公共区域及内部的协调管控工作。PTOC和CTOC对客货机的相关保障单位有调度权。因此机场实行以AOC、PTOC、CTOC三个中心的管理体系管理模式,各个中心可以更有效的对航空器相关保障流程和节点进行协调管控。以进港客货机流程为例(见图4、图5),按流程划分保障,责任更明确,空中管控均由AOC负责,货和客则由CTOC和PTOC统一协调调度,并作为对外服务窗口为客户快速提供全面、有效的保障信息。 

  结论: 

  本文通过对现代机场运行体系的探索,借鉴和分析国内大型机场的运行指挥体系经验,提出了新“三个中心”理论。希望通过研究与分析,建立以航空器保障流程为基础的运行指挥体系,对国内大多数机场,包括对以货运定位的枢纽机场在运行指挥体系建设方面提供参考。同时,实现机场运行指挥体系的优化,促进机场客货运同步发展,达到节约成本、提高机场运行效率的目标。 

  参考文献 

  【1】 乔娜.浅析机场运行指挥人员素质构成及其作用.2011 

  【2】 虹桥机场运行管理中心规划方案研究.刘武君 

  【3】 Davenport T H,Short J E. The new industrial engineering:information technology and business process redesign[J].Sloan Manage Rev.1990 

  【4】 机场运行指挥,杨太东,张积洪,中国民航出版社,2008 

  【5】 XY机场运行指挥体系研究.牛犇 

  【6】 机场运行,诺曼·阿什弗德、H.P.马丁·斯坦顿、克里弗顿、A.摩尔,中国民航出版社,2006 

  【7】 基于区域管理的大型机场TOC运营模式.梅广明 

  【8】 【9】【10】机场运行管理,科学出版社,曾小丹,2018 

  【11】业务流程再造.J.佩帕德,P.罗兰.中信出版社,1999 

  【12】郑州国际航空货运枢纽战略规划,河南省人民政府,中国民用航空局,2018

作 者:常晓涛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article/318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咨询:188-001-863

邮件:CargoGlobal@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