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业动态

“非接触式”环境中,国际航空货运数字化正在加速转型

疫情已经逐渐缓解的我国国内,多数人已经恢复了往日的生活:今天网购,明日收到;现在下单,几天后就收货……

“非接触式”环境中,国际航空货运数字化正在加速转型

但身在海外的小伙伴就不那么开心了:在北美、欧洲等地区,网购下单后等待一周甚至一个月才收到快递是生活的常态……黄花菜都凉了!对于跨国家、跨地区的货运需求来说,时间周期还可能更长。
这其中的原因很多。但其中一个重要因素,是全球航空货运市场的数字化系统推进并不如如期那么迅速。此前多年,在全球航空货运市场中,数字化应用相比汽车、银行、甚至旅游等行业相比,发展的并不那么成熟。
但眼下持续蔓延的疫情,或许会成为国际航空货运市场加速数字化的助推因素。

“非接触式”环境中,国际航空货运数字化正在加速转型

一个最近的例子是:在2020年4月初,随着全球新冠疫情的持续蔓延,日本航空公司(JAL)与其主要的货运信息系统合作伙伴CHAMP Cargosystems 密切合作,成功地推出了一个先进的数字化平台,彻底实现航空货运交易完全无纸化:该数字化平台通过互联网门户、移动端APP和广泛的内部流程软件,为整个日航在日本国内的货运业务梳理出了一个完整、全新的数字化流程,使日航日本部分的货运业务从头到尾进行了转型。

航空货运数字化这十年 进入2010年代以来,全球航空货运业,尤其是中国航空货运市场,在提高自动化和数字化过程方面取得了长足进展——各航空公司开始淘汰传统的纸质系统,实施数字流程,包括确保用户数据安全存储存技术的数字设备 、用于申报危险货物的软件、APP以及实时预订和跟踪货件的在线平台。但是,这一进展的速度并不好于预期——航空货运数字化的“创始元年”始于2010年,这一年IATA推出了e-AWB系统(电子航空运单),并且推动各国航空货运承运商来使用这一系统。

在e-AWB系统出现前,航空货运依赖于纸质系统在复杂的供应链条上交换运输信息。但这种情况会导致数据难以整合和标准化,容易导致数据链的失误、数据错误以及整合错误,限制了端到端的可见度和对运输流程的预期,使得供应链效率较为低下。 譬如,时任DHL香港、澳门及华南区总裁许勤业曾表示:“ 
通过纸质系统,每宗货运平均需要超过30份纸张文件,并经不同的单位使用及/或处理,包括货主、货运商、代理、出口及入口经纪、航空公司、客户及其他政府部门。而e-AWB系统能极大的实现这一流程的自动化与环保化。
” 

但因为各种原因,e-AWB系统在全球范围内的推进并不十分顺利: 2014年e-AWB系统的使用占全球航空货物运输量的比例是24%——当时,业界的目标是在2015年实现45%的电子航空运单,2016年则达到80%。
但实际上,直至2017年底,才有超过50%的货物使用电子空运提单作为其数字货运记录e-AWB。 航空货运数字化的推进速度不及预期,还反映在报告上:
2019年上半年,《Supply Chain Beyond》报告称:只有60%的航空货运代理为客户提供在线注册服务,而且,很少有航空货运代理提供在线报价或能够在线管理运输。
该报告甚至提出了“警告”:
“ 
随着传统货运代理难以改变思维方式及实施新的商业模式,他们可能会输给新兴的、精通数字化的初创企业。
” 为了进一步加速推进国际航空货运产业数字化进场,2018年年底,IATA宣布:
电子航空运单(e-AWB)将从2019年1月1日起成为所有在启用的贸易通道上运送的所有空运货物的默认运输合同。 

深度数字化的困难所在航空货运是一个非常“古老”的行业,几乎与航空业的发明与发展相伴而来。要让一群深耕在飞机运行行业的传统人群迅速接受新技术,从思想和技术准备上都存在不小的挑战。 其中一个重要的考量就是:“ 
数字技术以及与之相伴而来的其他工具,成本如何?是否安全?
” 譬如,随着电子航空运单(e-AWB)正在成为所有航空货运的默认运输合同,虽然货物信息系统的延迟及错误会相应减少,但为了有效地工作,各相关方依然需要随时沟通,获得实时准确的信息,并且必须能够与供应链中的其他利益相关方进行电子沟通——这对于货运服务供应商而言,意味着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他们还将继续面临着支持技术的成本和实施等方面的挑战。 此外,航空货运行业还面临着另一个挑战:越来越多的国家要求航空运输公司提前向海关和边境管制部门提交进港货物的资料。 虽然采取了诸如航空货物预检(ACAS)和预先装载商业信息(PLACI)等措施,但是与国际海关机构要求的具体信息保持同步仍然是该行业的一大难题,尤其是在美国和欧盟以外的小型国家。 因此,电子商务包裹在全球范围内的快速、高效递送依然存在很多障碍。总体而言,航空货运行业的进步取决于能否整合全球航空物流链,从而加快货物运输速度、加快清关速度、以及在下订单到交货整个流程中为客户提供简便的可追溯性。

数字化,中国做对了什么?尽管困难一直存在,但航空货运市场的发展趋势是不会改变的——随着消费习惯的改变和对业务预期的不断提升,货运市场的客户一直希望能追踪整个货物运输流程,并且期待着更高效、透明和低失误率的航空货运流程。 因此,除了物流公司和航空OEM外,货运代理、集成商和机场都“不约而同”的加大数字化技术投资——越来越多的机场要求航空货运公司的地面处理人员和供应商通过数字平台来预定舱位,从而提高效率。区块链、人工智能、单一记录和交互式货物等新兴技术也正在被逐步应用到航空货运数字化当中。 在这一方面,我国国内航空货运市场的增加和变化可以说是领跑全球航空货运的同行们——

“非接触式”环境中,国际航空货运数字化正在加速转型

近年来,我国航空货运市场的增速远高于全球市场,譬如:2018年7月,中国的航空公司就运送了59.5万吨航空货物。同比增长8.7%,远高于全球航空货运2.1%的平均增长率。这有赖于我国迅猛发展的电子商务,更有赖于各航空公司高效的运输效率。
为了达成超高的效率,在航空货运科技方面,顺丰、菜鸟、圆通等物流公司都投入了大量的研发资金,并已经硕果初现——

  • 早在2016年,顺丰科技就上线了“数据灯塔”,帮助客户进行物流和仓储分析、决策;
  • 2017年,圆通分拣机器人首次亮相,视频刷爆了海内外的社交凭条,大家纷纷表示“这就是中国效率!”;
  • 2018年,阿里集团旗下的菜鸟启动了首批世界级枢纽布局,在杭州、香港、吉隆坡、莫斯科、迪拜等地建设核心枢纽,打造集秒级清关、智能分拣、极速配送于一体的基础设施……

可以遇见的是,2020年,随着5G技术应用和人工智能应用的落地,我国航空货运市场大概率将迎来新一波的改革。 

“非接触式”生活正在加速数字化进程

除了长期以来的市场趋势外,眼下,全球疫情导致的航空客运业务萎缩、隔离人群和时间增加等因素,为变化中的航空货运数字化市场,更加了一脚油:

正常时期,全球50%的航空货运是通过长途客机的机腹仓储来进行运输,而现在,全球85%的客机都已停飞。因此,航空货运的市场需求陡升。 此外,由于很多地区的人群都开启了“坐月子”式的居家生活,电子商务的市场比平时更为庞大,电子商务的货物占比在航空货运中的份额极大增长。而个人消费者对于航空货运的流程、服务和速度的预期可能更为苛刻,这一切需求的满足,都必须依赖于航空货运数字化的发展。除了生活必需之外,眼下世界各地的许多企业员工都将在“非接触式”环境中工作。这意味着,很多工作都需要通过电脑端或者移动端的软件进行完成与交接。

对于航空货运从业者来说,电子平台、货物追踪解决方案、数字海关、数字报价解决方案、移动应用服务、数字化仓库、AI客服……这些应用软件与APP虽然在过去的应用中接受度较低,但在当下“非接触式”工作环境中,他们都将大展拳脚。 如果在疫情期间,航空货运公司能够抓住机会进一步优化数字化系统,那么在经济复苏的那一刻,这些“深厚内功”就很可能大展拳脚:以快捷、透明和优质的体验赢得客户。 来源:看航空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article/3231.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咨询:188-001-863

邮件:CargoGlobal@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