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空运研究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疫情之下,航空公司的财务影响已经波及到了产业链上游的航空制造商。

新冠病毒疫情正肆虐全球,截至2020年3月31日,疫情已经影响到全球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累计确诊约78万人,累计死亡约3.7万人。病例数量突破首个10万用了67天,突破第二个10万用了11天,突破第三个10万仅用了4天,突破第四个10万仅用了2天,此后几乎以每天10万人的速度迅速扩散。疫情对全球航空运输业造成了严重的影响,作为其上游产业的航空制造业也深受其害。

影响路径分析新冠病毒疫情全球爆发,各国政府实施严格的国际旅行禁令,民航需求大幅回落,航空公司现金流告急,纷纷减少新飞机采购订单或加快老飞机退役计划,部分航空公司陷入破产重组危机。受疫情影响,部分飞机制造商发现疫情,不得不暂时停产。又因航空公司推迟接收飞机及订单取消,飞机主制造商作出减产或停产的计划,供应商也随之减产或停产。在此过程中,飞机主制造商及供应商现金流告急,部分公司面临破产危机。新冠病毒疫情全球爆发是世界航空运输业和航空制造业景气状况突然恶化的一个外生变量,因此,通过政府救市来进行一定程度的干预,人为再注入一个外生变量,来缓解行业危机的进一步恶化,促进企业尽快渡过危机,迎来行业复苏。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新冠病毒疫情对航空制造业的影响路径。截至2020年3月30日,全球约40%的民航客机已经停飞,许多航空公司都陷入了严重的现金危机,因为各国政府为遏制这种病毒实施了严格的国际旅行禁令。IATA预测,98%的全球民航客运市场将受到影响,这次危机并不会像2003年非典危机一样在6个月后即复苏。IATA预测,2020年航空公司收入相对于上年将下降44%,损失2520亿美元。IATA统计,主要的航空公司从今年年初开始平均拥有2个月的现金流,行业复苏之前,现金流将消耗殆尽。相对来说,中东航空公司的现金流状况较好,北美航空公司的现金流状况最差,拥有最长现金流的航空公司也不过4个月。亚太航空中心CAPA在3月份曾警告称,在最悲观的预测下,到2020年5月底世界上大多数航空公司将会破产。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航空公司现金流状况。(图片来源:IATA)

对飞机交付和订单的短期影响

第一季度飞机交付情况2020年1月1日到3月31日,交织着波音737MAX停产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的双重影响,相对于2019年第一季度三个月同比,全球飞机交付量大幅下降,从交付1071架下降到563架,接近腰斩。除了涡桨支线飞机的交付,无论是民机还是军机的生产交付均受到了明显影响。ATR72涡桨支线飞机在头三个月均实现了交付,2月和3月仍交付了5架,在意大利疫情如此严重的情况之下,实属不易。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飞机交付数量。

第一季度飞机订单情况同样,交织着波音737MAX停产和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扩散的双重影响,2020年第一季度飞机确认订单小幅增长,从去年同期的946架增长到1186架,但结构发生显著变化。
窄体干线飞机、公务机及通用飞机、军用直升机、涡桨支线飞机订单不降反增,给人们面对这场危机进行判断时提供了更加多维的线索。特别是喷气公务机订单大幅增加,2019年第一季度订单为59架,2020年同期为171架,其中,湾流公司的湾流500/550/650和庞巴迪公司的挑战者系列高端公务机卖得特别火爆,说明疫情之下,满足大众出行需求的民航飞机受到剧烈影响,但是高价值人群的私人包机需求却突然激增。空客公司在1月份情况良好,由于受波音737MAX停产的利好因素,窄体干线飞机订单大幅增长,拿下274架净订单,交付31架。但是,在2月却没有获得任何新订单。波音公司1月没有获得任何新订单,这从1962年以来尚属首次。2月虽然获得了18架新订单,但是取消订单的数量达到46架,净订单数量为负。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2019年和2020年第一季度飞机确认订单数量。

3月飞机交付与订单情况进入3月份,疫情逐渐蔓延全球,再进一步分析这整个月的交付和订单情况。3月共交付飞机195架,相对于前2个月,还是保持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生产速率,这是由于航空制造业按单生产的模式所致。3月共实现订单163架,相对于第一季度1186架的订单,可谓是需求量暴跌,民航干支线飞机收获订单全部为零,受疫情影响“立竿见影”。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新增订单中有53架军用直升机,军机逆周期的属性再次凸显出来。据不完全统计,3月31日美国海军决定授予波音公司一份价值15亿美元的合同,用于18架P-8A飞机的生产,该飞机是在华盛顿州伦顿制造的民用波音737NG的基础上发展的军用型反潜巡逻机。4月1日洛克希德马丁公司获得了一份价值47亿美元的78架F-35战斗机的生产合同以及一份价值2.028亿美元的软件开发和飞行测试的合同。德国空军将采购135架新型战斗机,其中90架为欧洲台风战斗机。这些都还暂未列入数据库统计。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2020年3月飞机交付与订单数据表。

对航空工业供应链的短期影响

主制造商波音公司由于737MAX停飞停产事件一蹶不振,疫情袭来雪上加霜。波音公司总装线所在的华盛顿州是美国疫情最为严重的区域之一,其埃弗雷特宽体飞机的总装线已有几名员工确诊,并且有一名员工因感染新型冠状病毒死亡。3月23日,波音公司已宣布其位于华盛顿州西雅图和埃弗雷特的工厂将停产两周,意味着波音747、767、777和787-8的生产暂时中止。在危机之下,波音宣布将取消CEO薪酬、暂停发放股息并将股票回购暂停的时间延长、向16万员工提出自愿离职计划,并正在寻求600亿美元的美国政府救助。波音正遭受财务状况一落千丈、股价大跌、评级下降的窘境,濒临破产的边缘。
空客公司储备订单充足,保交付成为短期内最大挑战。空客公司2020年3月23日宣布了应对疫情的措施,以增强其流动性和资产负债表,并持续评估当前的状况及其对公司业务、客户、供应商和整个行业的影响。其动态调整工厂停产计划,将至少暂停西班牙工厂的所有活动到4月9日,在英国、德国和美国的业务继续以正常速度进行。截至2020年3月30日,空客储备订单有7610架,未来10年空客都不用担心订单问题,当务之急是怎么在疫情导致的生产受阻之下保证交付。同时,空客在A320飞机上实行了超额预售订单政策,成为应对危机的“缓冲器”。

发动机集成商GE公司多措并举力保现金流。GE公司3月23日公告一系列措施:计划裁员约10%的美国员工;约50%的美国MRO员工将暂时停工90天;已经采取的措施将继续执行,包括冻结招聘,取消加薪,取消所有不必要的支出以及显著减少临时工;从4月1日开始,GE公司副董事长兼GE航空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戴维·乔伊斯(David Joyce)将放弃一半的薪水。这些措施预计将在2020年为GE航空公司节省5亿至10亿美元。
罗罗公司陷入“按小时收费模式”的困境。罗罗公司与很多航空公司签订的是“按小时提供动力(power by the hour)”合同,即航空公司按航空发动机的实际飞行时间和推力付费。Cirium的数据显示,搭载罗罗发动机的宽体客机数量从年初的1580架下降到3月25日的468架,每日飞行时间从20421架次下降至4657架次,罗罗的现金流可能也有相似比例的下降。随着航空旅行需求的下降和各国边境的关闭,这种收费模式陷入困境,而该公司收入的一半又依赖于其民用航空业务。罗罗3月28日宣布将其在英国境内的所有民用航空发动机工厂停产一周,以应对新型冠状病毒大流行带来的冲击。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包括GE、罗罗这样的发动机巨头制造商都受到疫情的严重影响。

其他供应商主制造商的动态对整个供应链都将产生举足轻重的影响。由于航空产品结构复杂、技术难度高、产业链条长,面对复杂的制造要求,在百年航空产业发展历程中,逐渐形成了产业链专业化分工的格局。主制造商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建立了全球化的供应商体系。根据空客公司合格供应商目录公布的主供应商清单统计,空客共有3000多个主供应商(不含次级供应商)。波音宣称其供应商数量高达1.7万家(笔者注:估计包括主供应商和次级供应商),美国航空航天和防务行业直接和间接雇佣1700万员工。
以势必锐航空系统公司为例,其深受波音737MAX停产事件的影响,已经通过收购庞巴迪贝尔法斯特工厂进一步融入空客,通过收购FMI公司进入航天与国防复合材料领域,通过在中国合资成立浙江航空制造公司进入商飞CR929项目。在波音公司宣布因疫情暂停其华盛顿州工厂的生产后,势必锐航空系统公司也宣布从3月25日到4月8日暂停在堪萨斯州威奇托、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和麦卡利斯特的工厂的生产。但表示将继续支持波音公司在南卡罗来纳州查尔斯顿的787工作,并将继续开展支持其防务客户、空客、售后市场和MRO、第三方制造、其他非波音项目以及其他增长项目的业务,认为其员工应继续有规律地开展工作。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势必锐航空系统公司受波音737MAX停产和疫情的双重影响,财务情况十分紧张。

长期影响判断根据IATA对2003年“非典”期间航空客运量的统计分析,发现因外生变量“非典”对民航运输业导致的冲击在6个月后又重新恢复正常。这次新冠病毒疫情仍在进行中,其传染性、致死率、感染范围和人数都远超过“非典”疫情。中国在2~4个月内将疫情控制住,是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战果,这在整个传染病历史上是不曾有过的。未来将何去何从?目前从全球仍快速增加的确诊病例上看,前景仍疑云重重。
从20世纪50年代至今,虽然历经第一次石油危机、第二次石油危机、海湾战争、亚洲金融危机、“911事件”、“非典”、2008年金融危机等重大挑战,全球航空运输在短暂衰退后,很快便得到恢复。假设全球疫情在各国政府和国民的共同努力下,或者疫情因天气原因等突然好转,疫情能够得到控制,相信本轮危机也将跟过去的历次危机一样,民航运输业重回长期发展趋势线,航空制造业也逐渐复苏。

全产业链:新冠疫情的影响已达航空产业链上游

“非典”和新冠病毒疫情期间航空客运量走势图。根据波音发布的2019年《民用航空市场预测》(CMO)报告显示,未来20年全球民航业需要44040架新民用飞机,总价值达6.8万亿美元,全球航空服务需求市场价值也将达到9.1万亿美元。军用飞机方面,也将维持稳定增长。以加油机为例,根据航空周刊的预测,未来10年将有175架加油机退役,对新加油机的需求为436架。总体而言,这是一个长期稳定繁荣的市场,航空制造业只需按单生产即可。但是,如果疫情失控,引发全球经济危机,那么全球经济增长曲线将下移,航空运输业和航空制造业的复苏步伐将放缓。又若因经济危机引发政治危机,甚至军事冲突,那么航空制造业的军事属性得到焕发,航空制造业将加速复苏。未来,仍将拭目以待。 文/习文静  来源/国际航空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article/329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咨询:188-001-863

邮件:CargoGlobal@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