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行业动态

“客改货”订单已排到5年后,航空业有望迎来货运时代

近期,全国各地纷纷开始客改货模式,受疫情影响在停机坪晒太阳的民航客机进入全球“带货”节奏。因国际间新冠肺炎疫情对医疗物资的运输需求,沉寂近10年的航空货运业开始繁忙起来,迎来短暂的繁荣。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的多点暴发,国际客运航班骤减,4月份,国际航班数仅相当于疫情暴发前的1.2%,依赖客机腹舱承运的运力大幅度下降。与此同时,国际间医疗物资运输需求旺盛,中国成为医疗物资主要输出国,在此情形下,在腹舱运输和全货机运输之外,航空货运市场寻找到新的方式——客改货。
  
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太古”)商务部总经理吕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该公司“客改货”订单已排到5年后。
  
与此同时,近1个多月来,中外航空公司都在忙着“客改货”,一部分航司将货物固定在客舱座椅当成货运包机使用,另一部分则选择将座椅拆除改装成临时货机,待客运航班量恢复后再恢复原位。也有航司转变经营战略,将服役时间较长的飞机彻底改装成全货机。
  
航空货运的繁荣与短板
  
因国际间新冠肺炎疫情对医疗物资的运输需求,沉寂近10年的航空货运业开始繁忙起来,航空货运迎来高光时刻。
  
以浦东机场为例,4月以来,日均出入境货机航班已经达到200架次以上,同比去年同期也增长140%,出入境货机班次持续高速增长。
  
从首都机场地服公司统计数据来看,受全货机、“客改货”机、常态客机复飞等因素推动,首都机场地服公司单日国际收货总量已达到758吨,同样呈现强劲增长。
  
疫情防控期间,航空运输最主要的货物是口罩、防护服、消毒用品等医疗物资,占首都机场地服公司货运量的70%。随着国内复工复产,精密仪器、服装、电子产品等的运输量也逐渐上升。
  
突如其来的疫情,繁荣了市场,也暴露出中国航空货运短板。
  
截至2019年末,我国货邮吞吐量1710万吨,同比仅增长2.1%。国家发改委基础设施发展司一级巡视员任虹直言,我国航空货运正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
  
从全货机数量来看,目前我国只有174架全货机,仅占我国民航运输机队的4.5%,174架货机归属10家公司,其中国有企业6家,社会资本参与的有4家。另一边,美国仅FedEx公司持有全货机数量就超过600架。
  
据了解,民航发达的国家,货机数量大约占整个民航运输机队的10%~15%。中国民航的机队中,货机占比较低。
  
从货运模式方面分析,我国航空货运运输依赖客机腹舱,客机腹舱的载货量约占航空货运总量的70%。其中,在国内航线中,客机腹舱运量占比高达82%,在国际航线中,客机腹舱运量占比为49%。全货机仅仅占了1/3,其中,顺丰和东航物流的腹舱货运量占比超过50%。
  
五大机场覆盖全国90%的货运量,货运集中度高,并且没有以货运功能为主的机场。与此同时,我国现有机场货运能力的利用率只有50%。
  
伴随着中国快速增长的电子商务和快递市场,航空货运成为一个重要的发展推动力。波音公司发布2019年版《中国民用航空市场展望》报告中预测,中国货机市场需求巨大,未来20年中国将有230架新造货机和500架改装货机的需求。
  
吕伟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21世纪第一个10年,国内的航空货运市场有过一波发展,那时都是大型国企,小货机比较少。此后的10年,以大货机为主的运输模式慢慢衰退。“随着国际间物流往来日益频繁、跨境电商日渐兴起,航空业有望重新迎来货运时代。”吕伟认为。
  
客改货升温
  
客改货航班,顾名思义,是用飞机的客舱承载货物。目前市场上分为临时性改装和全货机改装。临时性改装,需要对飞机进行简单的卸装,拆除座椅、加厚地板等,这种“客改货”是可逆的,在客运市场回暖后,重新装上座椅便可恢复客机。这种可逆的方式,在过去1个多月的时间里,成为航司货运的主力机队。
  
目前客机载货主要采取3种模式:纯腹舱载货、腹舱+客舱不拆座椅载货、腹舱+客舱拆座椅载货。其中,载运量最大的“腹舱+客舱拆座椅载货”模式,相当于同类型全货机载运量的三分之一。
  
记者了解到,“腹舱+客舱拆座椅载货”模式,只需拆除航空座椅以及相关附带设备,需花费1天时间,窄体客机改装费用可控制在10万元之内,宽体飞机的改装费用在20万元左右。
  
全货机改装则需要对客机进行为期数月的“大手术”,费用大约为1000万美元。目前市场畅销的可被改为货机的机型主要是波音的产品,如老一代737、737NG、757、767、747。
  
截至4月19日,东航已经执行了116班“改装机”“客改货”运输防疫物资。拆除客舱座椅后,B737和A330“收纳”空间增大2.5倍。一架A330宽体客机的货物运输空间,能从此前仅有腹舱运输的约80~90立方米,增加到“腹舱+客舱”空间的180立方米。
  
目前,东航的国际货运运力中,除了全货机外,还有6架拆除座椅、增加载货空间的A330飞机,成为中国民航目前最大的一支“客改货”改装宽体机队,东航物流投放市场的全货机、“客改货”等各类国际货运航班数,已经达到每周240多班,同比去年同期的航班数几乎翻了一番。
  
客改货方案需要经过适航审定,证明符合适航规章标准,并获得批准。民航中南局适航审定处监察员王敏撰文讲述“客改货”过程,需要把载货用不着的旅客系统通通拆掉,把客舱空间整合起来。然后进行飞机结构、飞机系统的改装。需要加强客舱地板和机身结构,以承载货物的重量;安装可以承载9g过载的隔板或拦网,将货舱和机组舱分开,并且平衡机身力矩;安装烟雾火警探测和告警系统,以及火情抑制系统。
  
4月29日14时,山航SC2219航班满载15吨防疫物资、跨境电商包裹,从青岛流亭机场起飞前往日本大阪。这是山航于青岛始发的首班“客改货”定期航班。
  
这架波音737-800由山东太古耗时两周出具临时性改装方案后,民航局批准了补充飞行手册等适航性文件,仅用一天时间改装完成。
  
不仅临时性客机小改装业务掀起热潮,彻底的“客改货”业务也全面升温。
  
位于山东济南的山东太古,客改货是其主营业务之一,客改货业务收入占据其总收入的四分之一。自2020年2月10日恢复正常生产能力以来,为应对全球航空运输市场变化,现有3条客改货生产线开足马力。
  
据了解,山东太古改造的主力机型为B737-800,经过全货机改造后,可承载20吨货物。737类的标准型货机基本上是通过客改货完成的,飞机用到15年到20年后,通过客改货,使其延寿,整个飞机服役时间达到30多年。
  
目前,山东太古的B737-800机型客改货生产周期缩短至80天以内。而2018年,在70名工程师合力奋战下,其单机客改货的生产周期是120天。
  
吕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透露,为积极应对火热的客改货市场需求,该公司将在6~7月份前后新上马两条生产线,目前客改货订单已排到5年后。
  
吕伟分析,目前航空运输的是医疗物资,这类在航空运输里面属于散货,这种方式是和客商带货用货往来固定的。客改货是比较理智的。规避全货机运输回程配货问题,回程可载有华人和留学生归国。
  
在吕伟看来,短期之内保守估计,上半年一直会有这种火热常态,下半年要看疫情的情况,随着各个国家医疗公司也有自己本身加工能力的恢复,包括服务、平台,第三季度估计慢慢地可能就会淡下来了。
  
在航空公司扎堆客改货的同时,民航局于4月21日发布关于客舱装载货物运输的《运行安全通告》,从货物、地面操作、运行等方面,对客改货运输的安全进行风险评估并提出具体推荐措施,指导承运人在实施客舱内载运货物运输前应充分评估,确保此类运行以最高的安全水平依法依规运行。
  
民航资深人士林智杰认为,客改货热潮其实是一种“窗口现象”,估计持续2~3个月,至于会不会继续持续,取决于多方面原因,包括国外疫情能否控制、国外企业的生产能力能否跟得上、国际客运能不能恢复等。
  
在林智杰看来,目前航空公司的业务总体上符合“二八定律”:“货运航班、国际航班占据不到20%的运力,但是可能有80%左右的边际贡献。”这确实是一个特殊时期的反常现象。

运价水涨船高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多点暴发,为有效防控疫情,民航局3月26日出台了进一步调减国际客运航班的“五个一”政策,即1家航空公司在1个国家内保留1条航线1周不超过1班,这使得依赖腹舱运输的航空运输业务受到影响。
  
全球疫情蔓延初期,货运市场无法满足突增的物资运输需求,在供求关系的影响下,空运价格水涨船高,一舱难求。记者了解到,2月底3月初,运价比往常翻了3倍。一个口罩的价格和它的运费是持平的。
  
记者从国际货代公司处了解到,4月下旬,上海飞美国的包机运价一度突破100元/kg,随着客改货加入带货队伍,运力得到补充,运价逐渐回落。
  
在空运货物中,防疫类物品口罩、防护服因体积大、重量小被称为“泡货”,计价标准按体积重量计算。
  
记者查询某空运订舱平台,出现部分专运防疫类物品包机,这类包机往往“分泡”货物。5月15日,广州飞洛杉矶的B787包机,转运时间为一天,每公斤运价80元。记者在平台输入100kg重量和1m3体积后,平台报价14000元;100kg、2m3的货物,平台报价27000元。
  
记者查询,目前飞欧美的货运包机价格在80元/kg左右,飞东南亚价将近30元/kg。
  
记者了解到,自4月26日开始,上海、广州、郑州等机场货站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拥堵和爆仓,由于货物未及时入仓以及未能及时完成报关,一些包机航班出现空仓甚至空飞的情况。
  
4月29日,多家货代收到航空公司通知,因白云机场一号货站处理能力及头程运力所限,暂停货物入仓,待库内货物清运完毕再行安排入仓。
  
一家国际货代公司销售告诉记者,货站出现严重拥堵的原因之一是,中国海关对于出口防疫类货物查验严格细致,一些货物未能及时完成报关。由于防疫类物资主要由包机执飞,这类包机时刻固定,那些因为报关问题没有赶上飞机的货物滞留在货站,造成了货物积压。目前,货站拥堵情况得到缓解。
  
上述货代告诉记者,货运价格由航司来定,起飞机场不同、包机时段不同、每个地方的补贴不同、实际装载货物的机舱利用率不同都会导致价格的差异巨大,包机的价格目前依然是一天一个价。
  
林智杰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货运市场火爆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救命物资不计成本,口罩、防护服本身的价钱都没有运费多,但运费再高也要运;二是货运舱位减半,客机腹舱原本贡献49%的国际货运量,现在客运航班基本停了,运力不足推高了国际运价。“‘五个一’政策还在,就没有腹舱,运价也就降不下来。”林智杰表示。
  
在林智杰看来,疫情期间货运业务的运价飞涨是短期现象,一旦疫情或国际客运航班恢复,运价会回归到正常水平。
  
“发展航空货运,应建设我们的国际供应链能力,完善我们的战略投送能力。要加快向‘天地合一’模式转型,这也是三大航(注:指南航、东航、国航)混改货运业务的发展方向。”林智杰认为。

  
绿色通道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民航业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民航局数据显示,一季度全行业累计亏损398.2亿元,其中航空公司亏损336.2亿元。
  
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以下简称“国际航协”)3月份全球航空货运数据显示,全球航空货运运力严重不足。3月份货运量同比去年下降15%以上,但运力下降近23%。
  
国际航协理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公开表示,现有运力无法满足航空货运需求,应让“重要物资到达最需要的地方”,并建议航空公司通过包括“客改货”等方式,增加货运服务来满足需求。
  
亚历山大·德·朱尼亚克直言,客改货面临“审批”障碍,各国政府应减少特殊航班运营的繁文缛节,确保机组人员的安全高效便利。
  
“五个一”政策下,民航局在收紧国际客运航班总量的同时,鼓励各航空公司利用客机执行全货运航班,为货运航班计划审批开辟“绿色通道”,挪出许多大型机场高峰时刻,供全货机使用。
  
为鼓励中外航空公司执行货运加班包机,引导闲置客机执行货运航班,民航相关部门为中外航司货运航班申请实行7×24小时实时在线审批。
  
通道作用显著,货运定期航班大幅增加,临时货运航班爆发增长。特别是利用大量闲置客机开通“客改货”加班包机,在全货运航班基础上,3月、4月分别额外新增988班、3619班,有效缓解了疫情对民航行业的冲击。
  
针对货运航空在日常运行中存在的难点、痛点和堵点,民航局于近日印发《关于进一步优化货运航线航班管理政策的通知》,放宽北京“一市两场”货运航线运营安排,简化国内及国际货运航线经营许可的颁发程序,使得各航空公司灵活、高效地安排货运航班计划。
  
在肯定“客改货”对于提升国际航空货运能力,稳定我国产业链、供应链的贡献的同时,民航局运输司二级巡视员靳军号直言,与运营成熟的货运航空公司相比,客运航空公司开展“客改货”,在基础条件、服务能力、运营成本方面,短期内仍存在明显劣势。缺乏固定用户群体和长期合作伙伴,难以提供“门到门”服务,同样执飞一班货运任务,客机载货的运营成本接近全货机的3倍。来源:中国经营网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article/364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咨询:188-001-863

邮件:CargoGlobal@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