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空运研究

被特朗普绑架的美国航空业

美国交通部今天放出口风说允许中方一周两班,要求民航局向其提交保留哪两班(国东南厦四选二)。这一做法其实不对。

美方一周两班的基础,是因为要维持所谓的“对等”。但是,这一对等是建立在美国航空(American Airlines)尚未计划复航的前提下的。中方新的政策授予了每家航空公司从6月8日起复航每周一班(并在适合的条件下回到每周两班)的特权(Privilege),但是美航并没有去行使这个特权,而是选择按原定计划在10月1日之后复航。

美方在这一点上,没有意识到“能不能”和“做不做”的区别。中国政府授予美国国籍航司航权,美国政府授予中国国籍航司航权,是“能不能”;航空公司是否选择行使这一特权,是“做不做”。

我们需要留意的是,美国三大航在1月30日前后停飞中国的举动,应该被视为“出于自身意愿,暂不行使某项特权”,也就是“不做”,而非“不能”。美方停飞中国,不是因为中国政府对此予以禁止,而是因为美国国内自身机组员工会的反对。机组员工会出于自身健康考虑,反对在没有保护措施下飞往中国这件事本身是人之常情。

不过,航权一方面是权力,一方面也是沉甸甸的责任。拿了航权而不行使,不但是对航权这一珍贵资源的浪费,也是对渴望旅行的旅客的蔑视。

– 航空公司在取消航班时,有没有想过已经订票的旅客的想法?

– 美国三大航草率取消航班后,有多少被退票、改签和行程中断折腾得焦头烂额的旅客?

– 多少春节在美国旅游的中国公民因为航班取消,需要向USCIS申请延期逗留许可?

另一方面,中方3月26日的“五个一”以3月12日的班表为基础只减不增,就将“不做”变成了“不能”。不过,“做不做”本身是调整“能不能”的重要因素之一:政府既然可以授权,自然也就可以撤回授权。

事实上,中方的决策是有理有据的:

论理而言,控制外国人出入境和国际通航,是世界各国法律授权政府的权力;

论据而言,防范输入性疫情扩散,保护国内国民,则是世界各国政府与之相对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可以看到的是,随着境外疫情情形两极化,部分国家着手恢复,部分国家毫无建树的局面持续,中国政府也从原来的“划一五个一”改为了根据疫情情况,以入境检测结果为依据的灵活性做法。这种实事求是的做法是值得赞赏的——它以最简单的方式平衡了「与疫情控制得好的国家发展经济」和「防范疫情控制得不好的国家倒灌输入」两大需求。

与之相比,特朗普政府以所谓“公平”为由对中方施加的无条件限制,则落入了中方曾经落入但现在已经改正的老路,而颇有荒诞的意味。美方只有两家公司申请两班,不代表中方只批准两班。中方既然没有限制美国只能飞两班,那美方限制美国只能飞两班的这一所谓的理由,显然是站不住脚的。

各位读者可以试想这一所谓的理由的荒谬性。如果这样的话,假如美航申请多飞一班,美国当局是否要放开一班?假如达美或者美联航防疫做得好,能够到每周两班,是不是交通部又要“对等”给中方加班?假如说美方不幸触及熔断,是不是美方也要“对等”减班?如此毫无道理的朝令夕改,没有原则的行为反复,还有什么公信力可言?怎么取得商界的信任?

航权是两国政府互相赋予对方航空公司的特权,两国政府有权撤回授权这一点,不代表政府就能肆意妄为,出尔反尔地改变对方航空公司拥有的特权。美方只有两家航空公司飞,不代表中方只能由两家航空公司飞。中方需要站稳脚跟,声讨美国这一政策的不合理性。

事实上,如果说中方在实行“五个一”政策时,是站在欧美疫情爆发,国内机场检疫人员不堪重负的节点上,有其合理性的话,美方实行这个所谓的“政策”的时候,是站在什么节点上呢?站在美国确诊人数即将破两百万的节点上吗?

与其说特朗普政府是站在“确诊人数即将破两百万”的节点上,不如说是站在“谁给我钱多、谁给我人多,谁帮我连任,我就帮谁”的节点逻辑上。特朗普政府已经成为了“只论特朗普个人的利益,不论事实道理”的纸片人这一点,从这一次特朗普对美联航和达美的态度都就可以看出:美联航早在四月份就低调地和民航局接触,那个时候特朗普一声不吭;达美五月份才急吼吼地要复航,反而特朗普政府就马上鞍前马后,尽心尽力?

没错,因为达美是“共和党的航空公司”。达美“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总部位处共和党州的达美,实在是不敢得罪特朗普和共和党:后果是不言自明的。在这种情况下,达美只好大力出钱(连续四年是共和党在航空业的最大金主,每年都是百万美元的规模),为共和党摇旗呐喊。相对之下,美联航枢纽(旧金山、纽约、芝加哥、华盛顿特区)全在民主党州,又不出钱又不出人,特朗普政府当然要一声不吭,装聋作哑,乃至于横插一脚,落井下石了。各位读者可以看到的是,达美对交通部的回应是欢天喜地,而美联航则是忧心忡忡,生怕和中方谈崩。特朗普政府拉了谁的偏架,读者不言自明。

事实上,特朗普胁迫达美为其阿谀奉承溜须拍马,已经到了史无前例的境界。5月20日,达美CEO Bastian在Fox拍特朗普马屁,说“多谢特朗普总统英明领导,多谢国会大力支持,没有美国的航空公司会停业”。

然而,这并不是达美的过错,也并不是Bastian的真心话。事实上,Bastian在Fox的访问中提到“One market that we are seeing mostsuccess on is Korea, and we are going to be instituting starting next monthseven days service to Seoul and China. I think Koreans have done an excellencejob, given us a peak”。他对抗疫对经济恢复的重要性,实在是心知肚明。

 事实上,美国各航空公司都清楚地意识到,特朗普政府糟糕的抗疫政策,使得美国国际国内民航业全面停摆,一手导致了今天航空业的局面。要不是美国国内每天两三万的增长,各航空公司需要沦落到靠领特朗普政府的补贴过活?达美会需要退役自己的777机队断臂求生?达美会需要给自己九万名员工中的三万七千名放了无薪大假?达美会需要在5月15号对自己的飞行员工会放话说“我们要在10月1日裁员我们14000名飞行员中的7000名”?

 事实上,特朗普上任之后,扰乱美国国内、国际的市场环境,把堂堂正正的市场竞争异化为政治寻租这一点,我相信各位读者都不会否认,而达美等航空公司也只是其中的受害者。倘若没有美国政治肆意弄权,航空公司也不会每年平白花费大量金钱,养着这些尸位素餐的政客,尊严尽失,言不由衷地奉承他们的失职和错误。

除了尊严尽失之外,美国各大航空公司和纳税人都为特朗普的无能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特朗普面对疫情除了印钞票以外几乎束手无策,投给三大航的一百六十亿美元是泥牛入海,几无收回的可能。据《金融时报》测算,达美的股票要涨到575美元(熔断前在64美元)、美联航的股票要涨到743美元(熔断前在93美元),美航股票要涨到293美元(熔断前在59美元),纳税人才能收回这一百六十亿美元的投资。

换言之,特朗普这四年来唯一做的事情,是用美国纳税人的钱收买人心,为自己的连任做准备。为此,他不惜绑架、威胁所有人,诉诸所有人的恐惧来达成自身的目的:借「不公平竞争」威胁断航,借断航后“中国留学生回不了家”威胁中国、借“中国威胁论”威胁民主党、借“非法移民”威胁铁杆选民、借“不爱国”威胁大企业、借“减少差旅”威胁航空公司、借“停止出口”威胁农民……在威胁导致人心惶惶的局势下,他则可以以救世主的姿态登场,表现“我能控制得住局面,只有我才能保护你”的心态——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要“没有人比我更懂”一切议题。

然而,并不是所有人都吃这一套。美国在华商会表示,目前的重点是“旅运中断了”;

半岛台更是指出“中国成了(特朗普)在选战中的替罪羊:新冠疫情使得共和党在关键州分处于守势”;

而美国的各州州长则纷纷对华示好,和中国加强贸易合作,以至于惹得蓬佩奥气急败坏;

甚至连刚刚提到的特朗普的所谓“忠实跟班”Kemp州长,也在5月15日率先致信商务部钟山部长,提议“加强中国和佐治亚州之间的贸易”。

人心向背,众人皆知。将市场竞争政治化,打着“公平贸易”的牌子行“收买人心”之事,“拉一派打一派”的特朗普式作风,不但为世界各国所不齿,招致了美国国内的反对声,也为共和党内亲近商业、在商言商的有识之士和理性分子所反对。

这是我们需要注意的:美国对华态度不是一块铁板,而我们需要冷静地和美国打交道,团结美国政商界对华友好的一派,打击对华不友好的一派。航空公司毫无疑问是对华友好的一派——至于对华不友好的一派,画公仔我就不画出肠了。

来源: 民航资源网 作者:李瀚明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article/4053.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咨询:188-001-863

邮件:CargoGlobal@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