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空运研究

近期美印包机争端始末及启示

一、美印包机争端
自3月22日起,为防范疫情扩散,印度已禁止所有国际商业客运航班入境。而后鉴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印度当局制定了“致敬印度使命”(Vande Bharat Mission),在全球范围内进行大规模撤侨。“致敬印度计划”于5月7日至14日启动第一阶段行动,印度航空(Air India)以及旗下印度快运航空( Air India Express)共派遣64架专机,从美国、英国、新加坡、阿联酋等12个国家接回1.27万名印度公民。而后,第二、三、四阶段行动陆续开展,截至7月8日,印度共派遣989架包机,接回了18.82万海外印度公民。
表1 印度航空集团各阶段航班与旅客数量

近期美印包机争端始末及启示

数据来源:印度民航部官网

而“致敬印度使命”则受到美国交通部“不公平和歧视性做法”的指责,原因在于印度政府以疫情为由,在禁止了所有定期航班之后,并未批准美国航司从事包机业务,因此,印度航空有利用回国包机来规避政府对定期航班的禁令之嫌,对美国航司造成了竞争劣势。6月22日,美交通部下令要求印度航司在开展包机业务前申请航班计划,并表示此举旨在寻求为美国航司恢复公平的竞争环境,此后,法国、阿联酋亦提出将限制印度航空包机载客。重压之下,印度随即回应,将考虑恢复一些外航的国际航班。

7月初,美联航获印度民航部许可,可在印度运营包机。然而,美联航提供的票价远低于印度航空的票价,“致敬印度使命”将印度航空的美印航线航班票价限制在10万卢比的水平,但美联航提供的票价仅为6万卢比左右,低廉的票价使得美联航的机票迅速售罄。7月12日,阿联酋航空,阿提哈德航空和阿拉伯航空等3家阿联酋航空公司也获得该项包机业务的许可。

二、美印政治经济关系
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其中最重要的变化是以中国、印度为代表的新兴国家群体性崛起,以及以美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与全球治理体系的深刻变革。
随着美国”印太”战略的提出和印度洋战略地位的进一步凸显,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已经成为世界各大国战略竞争与博弈的重点区域,印度所处的地缘环境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印度在印度洋区域乃至世界范围内的重要战略地位,美国作为印美战略合作的主要推手,先有奥巴马政府的“亚太再平衡”政策,后有特朗普政府的“印太”战略,都极力强调印度的地缘政治角色。随着美国的亚太政策从“亚太再平衡战略”向“印太战略”转移,美印两国通过高层互动强化双边关系的趋势愈加明显。

2000—2018年,美印双边贸易总额由200亿美元增至1420亿美元,印度每年向美出口大约800亿美元的商品,其中50多亿美元商品适用于美国的普惠制,每年减免的关税大约在2亿美元左右,成为美国普惠制的最大受益国之一。然而,“印度制造”与“美国优先”的天然冲突使得美印两国在关税及市场准入、产业保护特别是世贸组织改革等议题上分歧巨大。美国继2018年对中国进行经济贸易制裁后,又一度把拳头挥向印度。

美国总统特朗普于2019年5月31日宣布,美国政府将于2019年6月5日起正式取消给予印度的普惠制待遇并对印度输美的钢铝制品征收额外关税,这意味着印度输美商品将丧失价格优势。对此,印度报复性地对来自美国的28种商品加征关税。频繁的贸易摩擦产生了市场扭曲效应,给印度出口带来了一定的抑制作用,美印实际商品贸易在2019年下半年出现暴跌,但整体而言,印度对美国的出口整体仍有所扩大。美国经济研究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对印度的货物和服务出口总值为587亿美元,同比增幅3.9%,从印度的进口总值为874亿美元,同比增幅5.1%。因此,与印度的贸易逆差增加到287亿美元。2019年,对印出口总值占美国总出口的2.3%,从印度的进口总值占美国总进口的2.8%。

近期美印包机争端始末及启示

图1 2010-2019年美印国际贸易情况

数据来源:美国经济研究局官网

总体而言,印度既是美国推动“印太战略”拉拢的国家,也是贸易战的对象国之一。印度自爆发疫情开始,与周围国家矛盾不断加剧上演。适逢印度国防部部长辛格正计划向俄罗斯购买战机,以增强印度对敌的能力之际,美国要求印度航司提交包机航班计划,其背后利益关系错综复杂,可见大国间的博弈形式日趋复杂多变,民航关系日益泛政治化。

三、美印民航业危机
疫情持续蔓延导致美国航司损失惨重,2020年第一季度,美国航空、达美航空、西南航空以及联合航空营收分别降低19.60%、17.97%、17.78%以及16.79%。考虑国际航线锐减及国内多个州的“居家隔离令”,美国航司第二季度营收降幅和净亏损将继续扩大。标准普尔不仅降低了美国各客运航司的评级,亦将部分货运航司置于负面观察名单之中。
过去数周,随着美国各州相继开放经济,美国航空旅行需求一度小幅增长,而航司亦提供低廉的票价以鼓励航空旅行。但随着美国新冠疫情确诊病例数目再度激增,美国航空市场再度面临困境。新冠疫情爆发相对较早的国家的经验显示,新冠疫情新增病例数与航空市场客座率增长呈反比。这种反比关系往往是由两方面原因构成,其一是旅客的航空出行意愿,其二是政府的限制措施。

近期美印包机争端始末及启示

图2 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检查站旅客吞吐量变化情况

图片来源:CAPA

根据美国运输安全管理局(TSA)检查站发布的旅客吞吐量显示,自2020年3月下旬以来,航空旅客同比急剧下降。除了撤侨遣返和货运服务外,美国国际航空市场的驱动因素有限。因此,短期内美国航司的收入仍将保持低迷。

而印度航空的情况更不乐观。疫情暴发之前,由于惨烈的票价战和攀升的成本,印度航空市场生存条件已十分艰难。除了政府对航空煤油征收30%的重税,印度卢比的疲软也加剧了危机,成本急剧提升对印度航空收益造成了致命冲击。

迄今,包括中国、美国、法国、德国、新加坡、韩国在内的多国政府已向航空业提供纾困政策以防范流动性危机。而印度政府却以财政赤字扩大为由,尚未对国内航空业进行资助。但“致敬印度使命”包机服务却为当前垄断美印航线的印度航空集团带来了一定的收益,一度改善了印度航空岌岌可危的财务状况。

四、美印包机争端对我国民航的启示
(一)中美航权争端与美印包机争端差异
民航关系是国家关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今民航泛政治化倾向日益严重,新冠肺炎危机可能导致强调本国利益优先的国家在航权方面采取更多目光短浅的做法。2020年6月15日,中美多轮航权博弈方才暂时落下帷幕,而6月22日,美印包机争端又起,两个事件既有共性,又有差异。

近期美印包机争端始末及启示

表2 中美航权争端时间线

2019年美国国际航空市场中,中美航线计划航班数占比达3.35%,是美印航线计划航班数占比的7倍之高;而美印航线中,美方承运人始终未能占据主导地位(详见图3);当前美印航线的收益亦远低于中美航线,因此美国对印度的威胁,其“政治警告”意图颇为浓重。

近期美印包机争端始末及启示

图3 2019年至今美印航线美印航司计划航班数堆积柱形图

数据来源:OAG

近期美印包机争端始末及启示

表3 两次争端主要差异

相较印度而言,美国对我国的限定期限更短、压力更大,政治与经济需求兼有,而我国政府的应对也更加及时,基于我国目前防疫常态化和复工复产政策,推出了航班奖励和熔断机制,在维护“一视同仁”原则的同时,反制了美国禁止中国航司执行中美航线的威胁,亦能相对安全、有序地放开与有条件的国家的通航,对恢复经济和对外交往有着重要的意义。

(二)中法航权争端
2020年7月13日,法国亦基于所谓“对等原则”,削减中国航空公司往来法国的航班数量。其依据是中国国、东、南三家航空公司每周执飞三个航班,而法国法航每周仅仅执飞一个航班,国家间的利益不平等,因此法国民航局从本周起每周削减中国两个航班。
7月16日,法航-荷航集团获准自下周起每周增加运营第二班巴黎至上海的航班,以及第一班阿姆斯特丹至上海的航班。法中两国正在根据双边航空运输协定继续展开积极洽谈,以增加两国间的航班频次。中国为了保障法方提出的平等原则不断统筹协调,以积极务实推动两国民航合作。
从中美、中法航权争端来看,美、法提出的“航权对等”是指“完全对等的双边航班安排”,而真正意义上的航权对等是指两国或多国之间在达到航权开放的两边或多边协议的过程中,按照对等原则,交换彼此的资源,从本国出发到达他国某地,获得两点之间的客源和货源,提供航空运输产品与服务。美方关于“完全对等的双边航班安排”或引起更多国家效仿,以此为本国牟利。

(三)对我国民航业的启示
新冠疫情在全球扩散蔓延,世界经济、政治、安全形势中的不确定因素增加,因此我国民航业需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始终保持战略思维和底线思维,坚决在民航双多边领域维护国家核心利益和中国民航发展权益,采取相应的预防措施,最大限度降低疫情带来的冲击。
1.因时因势调整航权政策
紧密追踪疫情和国际形势变化情况,对于疫情可能带来的行业发展问题提前研判、科学部署;对于西方国家效仿美国争取本国利益的行动主动谋划、前瞻把控。因时因势、主动灵活地调整应对之策,把外部变化与压力转化为深化民航业改革的强大动力,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不断提升民航治理现代化水平,增强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能力。
2.深化国际民航事务合作
当前,中国已深度融入了世界经济体系,全球化红利的分享助推了中国的快速发展;中国经济的强劲增长也贡献了全球三分之一以上的GDP增量。从体量上看,中国已跻身全球大国之列;但从融入国际航空市场重要性的角度看,仍有进一步上升的空间。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变乱交织正需大国担当,我国应加大国际民航事务参与力度,积极参与全球民航治理体系变革,推动完善国际民航规则,与国际社会一道共同构建以规则为基础的民航体系,维护开放、包容、非歧视等核心价值和基本原则,保障我国民航业的发展利益和政策空间。

3.提高舆情引导应对能力
随着疫情全球蔓延,尤其是大部分国家和地区处于艰难的相持阶段,国际对华负面舆情欲罢不能。面对阶段性和局部性不利的外部环境,中国民航须保持强大战略定力应对杂音与干扰,最大限度地避免零和博弈。对外发挥国际组织协调作用,加强政策对话和交流,共商疫情防控政策,推行中国民航经验;对内淡化官方色彩,开拓交流渠道,坚持主动发声、正面引导,强化融合传播和交流互动。

来源:国际航空运输

作者简介:尤怀墨,中国民航科学技术研究院航空运输研究所。

原创文章,作者:admin,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kyqq.com/article/4452.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

联系我们

QQ咨询:188-001-863

邮件:CargoGlobal@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